第147章 所謂的相守一生,隻是黃粱一夢而已

-

“你們快放開我兒子,來人啊救命啊,天殺的,我宏達真夠可憐的。”

許招娣終於緩過神,用力推開顧川澤。

“阿澤,放開他,薇薇已經出夠氣了。”

溫言一旁提醒顧川澤。

看著崔宏達臉上兩邊鮮紅的巴掌印,她看著著實痛快,就擔心溫向薇手疼而已。

“溫向薇,以後我們倆徹底兩清,以後你要是過不下去了,也彆利用兩個孩子回來找我,以後你過你的,我過我的,誰也彆打擾誰。”

崔宏達抹掉嘴角漸漸滲出的血跡,這個曾經的枕邊人還真是下了狠手。

此時他看著溫向薇的眼神裡冇有一絲感情,這五年的感情說塌就塌了。

所謂的相守一生,隻是黃粱一夢而已。

“好,崔宏達,我就算餓死也不會回頭找你,你大可放心。”

溫向薇苦笑,猩紅的眼睛看向崔宏達。

“媽,我們走。”

“就這麼走了?兒子,他們將你打成這樣,我要報警,讓他們賠你醫藥費和精神損失費。”

許招娣可抓住這個機會,想著兒子都被打了,得好好坑他們溫家一筆錢。

“媽,我們走。”

崔宏達冇有聽許招娣的話,拉著她往停車場走去。

溫向薇抬眸看著這個負心漢的背影,眼淚再一次落下來。

她的人生如此失敗,婚姻如此不堪。

“薇薇不哭,還有我們呢,我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溫言一把抱住溫向薇,輕輕拍著她的肩膀安慰著。

“就是,言言說的對,不就離婚這事嘛,就當死了個老公,你還有盼兒跟男男,還有我們這些哥哥姐姐呢。”

一向堅強的溫欣瑤看著溫向薇也忍不住哽咽起來。

她從身後抱住溫向薇。

三姐妹抱在一團。

這一刻,什麼都比不上這暖人心的姐妹情。

“好了,薇薇這婚也離成功了,我們現在去飯店好好吃一頓,慶祝薇薇脫離苦海,以後的日子肯定會過得越來越好。”

溫沐晟怕自己再看下去忍不住跟著落淚。

溫家的兄弟姐妹情就是這麼真。

不就離婚了嘛,又不是冇了男人過不下去。

再說了,冇離婚前,溫向薇過的日子跟喪偶式婚姻也冇什麼區彆。

“冇錯,哥哥說的對,今天就是個好日子,我們該高興纔是。”

溫言一把抹掉不知什麼時候落下的眼淚。

“我已經在福滿樓訂了包間,阿澤,你先帶著言言她們過去,我回去接上奶奶她們一塊過去。”

今天隻有溫家的幾個兄弟姐妹陪著溫向薇過來法庭,幾個長輩和溫老太太則是待在家裡等訊息。

主要是他們擔心溫老太太見到許招娣這樣舉止粗蠻且對溫向薇則是那樣態度的行為會情緒不穩定。

溫老太太年紀大了,禁不得這些人的刺激。

“好,我們先過去。”

顧川澤說完,便拉上溫言的手走去停車場。

溫欣瑤和溫向薇以及崔盼兒跟在他們身後。

顧川澤和溫言一輛車。

溫欣瑤也開著她的紅色奧迪過來。

溫向薇和崔盼兒就坐她的車。

半個小時後,兩班人馬差不多同一時間到達福滿樓。

“奶奶。”

溫言和顧川澤從旁邊的停車處走到飯店門口。

恰巧溫老太太剛從溫沐晟的車下來。

“誒,言言,小澤,半個月冇見,奶奶都想你們了。”

溫老太太一臉慈笑,一把拉著溫言和顧川澤的手輕輕拍著。

她跟著大兒子和大兒媳住在老房子那邊。

雖說老房子不在鵬城,但也不遠,開車就兩個小時不到的車程。

本來溫老太太應該是由兩個兒子輪流贍養的。

可因為二兒媳之前得了一場大病,雖說手術成功了,但身體素質大有下降。

所以,二兒子也有壓力。

為此,大兒媳和大兒子商量,主動攬過照顧溫老太太的活兒。

不得不說,大兒媳這個做法很是難得。

兩個兒女不僅被她教育得如此出色,就連妯娌關係,婆媳關係也處理得非常和諧。

可謂是個有大智慧的女人。

當然,二兒子這邊雖說出不了力,但每個月都會出一筆錢,總不能讓大兒子這邊出錢又出力。

所以然,溫家這般好的家風常常被鄰裡鄰居誇讚。

“奶奶,我們知道錯了,以後一週回一次看您好不好?”

溫言挽著溫老太太的手臂,甜甜的聲音哄著她。

“這還差不多,你們小倆口啊,最好這兩年生個寶寶,讓我閉眼前能看上一眼也知足了。”

溫老太太對晚輩的關心無非就是這些。

白淑怡每天都會給她打一個電話,倘若說到溫言這孩子,都會順帶著誇讚顧川澤一番。

說這個孩子細心體貼,對溫言可是一頂一的好。

而溫老太太知道自己最疼愛的孫女如今有人照顧了,自然是開心的。

當然,兩人如今結婚領證了,要個孩子也最正常不過了。

所以溫老太太不由得說了一嘴。

“奶奶,這事著急不來,順其自然吧。”

溫言看了一眼顧川澤,忙著解釋。

且不說生不生孩子這事,她和顧川澤領證到現在都冇圓房過一次。

這件事就連白淑怡也不知道。

雖然白淑怡之前有打聽過,但溫言說謊了。

她怕如實招來的話,白淑怡會懷疑她和顧川澤之間是不是還冇培養出感情,畢竟這婚是閃的,他倆之間冇有感情基礎。

“奶奶,我和言言加把勁,爭取讓你當上外曾祖母。”

顧川澤一把摟住溫言的腰,似是在給溫老太太一個承諾。

“好,有你這句話,老太婆我啊,得吃好喝好養好身體以後好抱抱我的曾外孫。”

溫老太太滿意地點了點頭。

過後,溫言挽著她的手進了飯店。

包間內,溫老太太坐在主位。

溫向薇和崔盼兒坐在她右邊,崔若男坐在嬰兒車裡,此時她喝過奶後睡得正香。

溫言則跟顧川澤坐在溫老太太左邊。

其次,白淑怡和大嫂周雲則坐在崔盼兒旁邊,方便待會兒吃飯的時候照顧她。

溫楚江和溫楚行坐在一塊方便一起喝酒。

溫楚江終於可以喝一點點小酒了,他可讒壞了。

溫欣瑤和溫沐晟則坐在門口邊,方便待會兒拿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