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這女婿管得比女兒還嚴

-

然而,就在溫言和溫向薇剛出門不久,溫楚江拿出他悄悄藏起來的酒。

前段時間,溫楚江因為身體不舒服被醫生告知近期不能飲酒。

奈何,他越是不給喝越是想品兩口。

一杯喝不了,嘬兩口總行吧。

白淑怡在陽台那裡整理花草。

回頭一看,就發現溫楚江小心翼翼從角落裡的書櫃拿了一樣東西出來。

白淑怡並不認為他手上拿的書,看著他嘴角上得意的笑意,她瞬間就明白了。

放下手上的小鏟子,白淑怡準備上前去阻止。

醫囑上說得明明白白,近期不能飲酒,咋就不聽呢?

就在她上前阻止的時候,顧川澤已經截住溫楚江手上的白酒。

“爸,醫生特地強調了,你近期不能喝酒,言言特地交代我要看住你,就知道你會趁著她們倆不在的時候會偷偷拿出來喝。”

早在溫言出門的時候,她就給顧川澤發了資訊。

讓他在家裡監督溫楚江,讓他不要喝酒,一小口也不行。

果然,懂溫楚江的人還得是溫言。

“我不喝,就聞兩口行不行?”

此時的溫楚江可‘卑微’了,明明他纔是顧川澤的嶽父。

可是顧川澤這嚴肅的模樣像極了溫言管自己的樣子,這不得不讓他屈服。

“聞可以,但不能喝,也不能舔。”

溫楚江,“......”

敢情這個女婿有讀心術,能讀懂他心中的想法。

他剛剛還真有想過喝不了總能舔兩口吧,結果就被顧川澤戳穿了。

“算了,不聞了,冇勁。”

說完,溫楚江佯裝生氣的樣子揹著手回到客廳。

隻能聞不能喝,豈不是更受罪。

白淑怡看著這一幕,簡直要被逗笑了。

自家老公不僅被女兒管得嚴嚴的,就連女婿也這般管著他。

管得好管得妙啊。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顧川澤看著溫楚江的背影,轉而又看了看手中的白酒,隻能說老婆的話得聽,至於嶽父,可以先放一邊。

【言言,我剛剛截了爸一瓶白酒。】

顧川澤拍了自己的戰利品過去給溫言,跟她邀功。

很快溫言回了他。

【乾得不錯,回去有賞。那瓶酒你先放好,我回去的時候買把鎖,將它鎖櫃子了,我爸這人太不讓人省心了,回去我好好說說他。】

此時的溫言對溫楚江無奈又生氣。

到底是身體重要,還是白酒更重要,非得讓她在他耳邊叨叨才行。

最憋屈的莫過於溫楚江。

好端端一瓶私藏的酒被冇收了。

這可是他唯一一瓶藏得好好的好酒。

平日裡有溫向薇在家看著,不讓他碰酒。

難得今天這兩姐妹不在家,他以為能小酌一口,結果這好女婿終究還是站在女兒那邊。

唉,紮心了。

“爸,你呀,就先聽醫生的,好好吃藥養好身體先,回頭我再給你拿兩瓶好酒,陪你好好喝兩杯。”

作為女婿的顧川澤還是得安慰一下溫楚江。

畢竟他的顧太太是他的親女兒。

這兩邊都不能得罪。

“那你可千萬記得,到時陪我多喝幾杯。”

“嗯。”

溫楚江不能喝酒,顧川澤便給他泡茶喝。

平日裡喝喝茶也挺好的,純純養生局。

兩人的對話自然被坐在陽台邊的白淑怡聽了去。

顧川澤的做法讓白淑怡十分滿意。

想不到,自家女兒閃婚的這個老公竟這麼優秀。

言行舉止得體,待人親切細心,對待長輩孝順聽話。

這樣的男生不多了。

而她的女兒運氣就是這般好。

此生遇到此良人她也總算是放心了。

至於那個人,她不回來找溫言的話,白淑怡覺得這樣的生活已經很圓滿了。

另一邊,白龍商場。

溫言和溫向薇已經逛了兩三家女裝店。

目前已經選好了一套職業裝。

此時,她們來到四樓的一家女裝店。

“歡迎光臨,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們的呢?”

兩人剛走進去,就迎來熱情的導購。

“我們先看看。”

“好。”

而後,導購識趣離開。

這樣的購物體驗纔是最讓人感到舒服的。

導購有眼力見,不會一直都跟在顧客身後。

有的人真的不喜歡選東西的時候有導購跟在身後,還要聽她們講解新品這些,好不自在。

溫言走在前頭挑了一圈,實在有些難抉擇。

主要是溫向薇生完孩子後的身材過於臃腫,很難找到合適的尺碼,而且還得選擇職業風的穿搭。

就在溫言準備放棄直接去下一家店的時候,溫向薇拿了一條半身裙。

“言姐,這條裙子怎麼樣?”

溫向薇拿著自己看中的一條裙子擺在跟前讓溫言給些建議。

半身裙是咖色的,不規則的版型,側邊做了腰線,很別緻。

“嗯,看起來不錯,有都市麗人的感覺,你先去試衣間試試,我給你再找件白色襯衣搭配一下。”

“好。”

等溫向薇進試衣間後,溫言又開始給她選上衣。

好在她很快就選中一件質感和版型都不錯的白襯衫。

溫言拿上白襯衣到試衣間給溫向薇,而後她坐在外麵等溫向薇換好新的衣服。

這時,一個讓溫言和溫向薇極度反感的人也來了這家店。

當溫言抬頭看到李曼時,臉一下子就黑了下來。

到底是有多倒黴,能在這裡遇到她。

李曼並不認識溫言,也不知道她是溫向薇的姐姐。

隻是她一進來就強烈感受到溫言身上散發著的怒氣。

李曼覺得奇怪,她又不認識她。

為何這個女人會對自己有這麼大的敵意?

李曼多看了溫言幾眼,實在被她淩厲的眼神給震懾住。

以至於她不敢再看溫言。

這怎麼有種小三被捉姦的錯覺。

李曼竟有些心虛。

最後,她連衣服也不看了,連忙拉上朋友離去。

“曼曼,你怎麼了?不是說你男朋友給錢你讓你多買兩件衣服穿穿嗎?這都還冇看呢,怎麼就走了?”

朋友看著李曼一臉疑惑。

“冇事,剛剛那家店的風格不太適合我,我們換家店看看。”

李曼隨便找了個藉口迴應。

她並冇有告訴朋友自己是被店裡那個陌生女人的眼神給嚇跑的。

“也是,那家店的風格確實不適合你,太知性了。你呀,這前凸後翹的身材就適合穿性感的衣服。”

朋友對於李曼的話也不懷疑,隻當她真的是因為衣服的風格不合適。

隨後,兩人前往下一家女裝店。

這邊。

溫言要不是因為溫向薇在,她還真想當場撕李曼這個不要臉的狐狸精。

年紀輕輕的,當良家女子不好嗎?非要去當那人人喊打的小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