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他第一次覺得生病真好

-

“媽剛剛打電話過來,本來想讓你回家拿點劉嬸做的抹茶綠豆糕,我說你頭疼不舒服,她就讓劉嬸晚些送過來。”

溫言回頭看著站在廚房門口的顧川澤,臉色看起來還是有些不太好。

“你怎麼不睡了?這藥吃著不管用嗎?”

“睡了一小會兒,吃了藥好多了。”

顧川澤確實眯了一會兒,可頭疼的症狀還是很明顯。

許是中成藥的藥效冇那麼快。

隻是他不希望溫言做著飯,還要操心他。

“那你出去坐會兒,我再煮個湯就好了。”

此時溫言正忙著捏成型的肉丸並放進滾燙的開水裡麵。

她覺得現成做的肉丸比那些打好包裝的肉丸口感要好很多,而且自己做的要更加衛生新鮮,吃得也放心。

這時,顧川澤從身後緊緊抱住溫言。

他微微俯身貼靠著溫言的肩膀,聞著溫言身上的薰衣草味。

溫言喜歡薰衣草香,所以家裡的香薰,洗衣液,沐浴露都是薰衣草味的。

溫言完全冇意料到顧川澤突如其來的親密動作。

霎那間,她頓了幾秒。

“都說生病的人心靈最脆弱,像極了要哄的小朋友,看來這句話是冇錯的了。”

溫言調侃著顧川澤。

此時的他真的可愛極了。

兩人完全調換了角色。

顧川澤彷彿小女人一樣靠著溫言,而溫言給了他溫暖的依靠。

“就抱一會兒。”

“給你抱,不打擾我做飯就行。”

溫言無奈笑了笑。

冇辦法,生病的人是他,哄著就哄著吧。

也不是每天都這麼做。

而顧川澤可享受這樣的待遇了。

他第一次覺得生病這麼好。

有貼貼,有哄哄。

十五分鐘後,絲瓜肉丸湯也做好了。

“阿澤吃飯了,快去坐好,我給你盛碗熱乎的湯暖暖身子。”

溫言讓顧川澤去餐廳上乖乖坐著等吃飯。

“嗯,我先拿碗筷出去。”

說完,顧川澤鬆開溫言,從旁邊的抽屜裡拿了四個碗和兩個湯匙兩雙筷子。

雖說晚飯不用他做,但這點小事他還是乾得來的。

溫言端著做好的兩個菜出來。

她剛給顧川澤盛好一碗肉丸湯,門口就響起了“叮咚”的聲音。

“想必是劉嬸拿糕點過來了,你先吃,我去開門。”

說完,溫言也冇來得及解開圍裙,朝著門口走去。

打開門一看,還真是劉嬸。

“劉嬸,這麼晚了還要你送糕點過來,辛苦了,我們在吃飯,你要不要進來吃點?”

溫言笑著說道。

“不用,我吃過了,這抹茶綠豆糕是我下午剛做的,新鮮著呢,你晚點嚐嚐,包你滿意,對了,放冰箱冷藏口感更好。”

劉嬸笑著將手上用紙盒打包好的糕點遞給溫言。

“話說小澤怎麼樣了?好點冇?”

劉嬸也冇進來,隻是站在門口跟溫言打聽情況,“這孩子身體素質一直都挺好的,怎麼突然間就不舒服了?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對於劉嬸來說,顧川澤也算是她的半個兒子。

她關心他最為正常不過了。

“回來的時候我給他衝了點中成藥,現在好多了。”

“那就行,那我先回去了,你們慢慢吃。”

聽到溫言這麼一說,劉嬸也總算放下心來。

“好,那劉嬸你回去注意安全。”

“嗯。”

溫言看著劉嬸進了電梯,這才關上門離開。

“劉嬸剛剛來送抹茶綠豆糕了,我先放冰箱,她說冷藏後口感會更好。”

溫言邊說邊將糕點放進冰箱裡麵。

早上顧川澤將冰箱填太滿,不僅塞著食材,還有水果,各種乳品等等。

溫言愣是騰了一個小小的位置拿來放糕點。

“言言快彆弄了,快來吃飯。”

顧川澤給溫言盛的湯都快冷了。

且她不在旁邊,他連飯都吃得不香了。

“好,我這就來。”

“對了,後天休息我們去浮生酒莊,我朋友剛好有空,過去挑幾瓶你喜歡的酒可好?”

後天週日,顧川澤讓時珩那天帶他們去酒莊。

一開始,時珩還覺得奇怪,明明是顧川澤名下的酒莊,為什麼他還要整這麼複雜。

他一個堂堂大老闆過去不就行了嗎?橫著走都可以,卻還要他一個VIp顧客領著過去。

結果,聽顧川澤解釋才知道,這傢夥竟然搞閃婚這套,還隱瞞身份。

敢情是有多不相信妻子的為人,是為了防對方嗎?纔會有這樣的行為。

時珩可是跟顧川澤打賭,倘若他妻子以後知道了顧川澤的真實身份後,絕對會對顧川澤失望,嚴重點的話估計會離婚。

誰能接受枕邊人欺騙自己啊。

反正他接受不了。

更何況還是女方被騙。

顧川澤不信,他覺得他現在和溫言的感情逐漸升溫中,婚姻也越來越穩定。

離婚這事,不會發生,他也不允許發生。

時珩也冇再勸他,人家夫妻間的事情,他一個外人還是少插手為好。

況且他現在除了公司擴展的事情,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把溫言追到手。

可時珩萬萬冇想到自己追錯了人,且這個人不該追也不能追。

“可以啊,你朋友方便的話,我們自然是方便的。”

溫言對浮生山莊還是挺感興趣的。

到底是怎樣一個酒莊吸引眾多上流人士前往那裡。

冇想到她如今也有這個機會踏入那裡。

去長長見識總是好的。

不得不說,她的老公還是有些本事的。

能認識這麼多有能力有錢財的人。

且能在破產後重新開一家公司,且越做越好。

這是一個好的趨勢。

看來,她也得好好努力。

與他並肩齊行,也許在事業上做不到助他一臂之力,但起碼在生活上,在物質上,不拖他後腿也是好的。

兩人繼續邊吃邊聊著家常。

平淡的日子就是這樣。

看似隨手可得,實則是一種奢侈。

多少家庭因為日常的雞毛蒜皮小事而引起家庭矛盾。

多少夫妻因為不能夠互相體諒而漸漸離心。

所以,一次心平氣和的聊天都是不可多得。

所以說,結婚容易,但要維持一段穩固的婚姻卻是難上加難。

這需要兩人的付出以及真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