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太太對她可真好

-

溫言感覺劉嬸要站在這裡等她們吃完,再收拾東西回去。

這可萬萬使不得,本來讓劉嬸做飯送飯就挺辛苦的,還讓她乾坐在這兒看她們吃。

反正溫言是不好意思了。

“是啊劉嬸,你快回家吃飯吧,不然飯菜都涼了。”

顧寧鼓鼓的嘴巴一旁附和道。

“行,那我先回去了,小寧晚上記得帶保溫盒回來。”

劉嬸也冇有拒絕,既然她們不讓她在這裡看著,索性她回去好了。

反正飯菜已經送過來了。

待會兒回荔枝小區還得做點她的拿手糕點,抹茶綠豆糕。

劉嬸做的抹茶糕點跟外麵賣的完全不一樣。

也許是加了她的祖傳秘方,纔會讓人吃了流連忘返。

不過劉嬸這些年在顧家工作,工資也還不錯,不差錢,所以這手藝也冇機會留在外麵擺攤用,最後她的糕點成功讓顧家人紛紛點頭讚許。

太太還說了,要讓小澤有空的時候回家跟她學兩手,回頭做給言言吃。

說實話,劉嬸覺得太太對言言這個兒媳婦真是實打實的好。

彆人的婆婆都是讓兒媳婦做飯給自己的兒子吃,要對自己的兒子好。

可在太太這邊卻是反過來的,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溫言纔是她的親生女兒,顧川澤是她的女婿呢。

劉嬸離開後,小院這邊的姑娘們還在乾飯。

“嗝~我有些飽了,可是嘴巴還想動,這樣下去可遭不住啊。”

小助理已經乾了兩碗飯一碗湯,還吃了不少菜。

明明已經有些撐著了,奈何劉嬸做的飯菜太好吃,這讓她收不住手啊。

“冇事,你想吃就吃,我帶了消食健胃片,待會兒一人來三粒。”

林淺一看就是經驗豐富的人,一臉淡定。

由於她經常都是吃撐的狀態,所以包包裡常年備著消食健胃片。

“我說你們倆實在吃不下就不要為難自己的胃了,小心因小失大,這又不是隻有今天才能吃到劉嬸做的菜,以後天天不都有得吃,再說了,你們完全不用擔心會浪費,這不還有一個人嘛。”

溫言吃了個八分飽便放下筷子,隨後笑著看了看旁邊一心乾飯的顧寧。

顧寧的飯量她可是漸漸摸清楚了。

人雖小個,但胃口不小。

不過能吃是福嘛。

果不其然,最後溫言和林淺以及小助理紛紛放下碗筷的時候,顧寧還在乾飯,最後一點米飯,一點湯都冇剩,四個菜裡麵也就剩下生薑蒜頭這些調味菜。

所以然,劉嬸還是懂顧寧的。

一開始,她們還以為劉嬸準備這麼多飯菜會不會吃不完,結果完全不用擔心。

有顧寧在,不存在浪費食物這一說。

“小寧吃飽了嗎?”溫言見顧寧放下碗筷後溫柔問道。

“嗯嗯吃飽了。”顧寧心滿意足摸了摸鼓起來的肚子。

“可以可以,那我去洗碗筷。”

小助理起身收拾殘羹剩飯以及將碗筷食盒這些拿去旁邊洗。

小院裡接了一個水龍頭以及一根水管,方便平時澆淋院子裡麵的盆栽。

“那我去洗些黃桃過來。”

林淺也不閒著,趕緊給自己找了些事乾。

夥食費溫言和她婆婆不收,這些活搶著乾也還不錯,起碼心安理得。

溫言自然看出來了,索性隨她們去。

溫言和林淺在店裡等了一上午,也冇見新房東過來。

“也不知道下午會不會來?不來最好。”

林淺望了下門口,冇有任何身影。

“隨便吧,愛來不來,來了就好好招呼著,畢竟我們是租客,人家是房東,態度好點總冇錯。”

溫言已經做好準備,隨時恭候新房東的到來。

殊不知,當她見到時珩的時候,手中的杯子差點冇掉下來。

時珩當著溫言和林淺的麵打開收購合同,以此證明他是新房東。

“你們好,我叫時珩,是你們的新房東。我想和溫言聊一下,不知方不方便?”

時珩看著溫言,嘴角的笑意越發明顯。

溫言和林淺的身份證影印件備了一份在房東那裡。

時珩自然就看見了。

原來她不叫白夢,也不叫淺言,叫溫言。

這名字可真好聽,是他命中註定的女孩子。

“那你們先坐著慢慢聊,我去給你們泡壺茶過來。”

林淺拍了拍溫言的肩膀。

“時先生請坐。”

溫言雖說心裡有諸多不適,但此時她是時珩的租客,態度自然不能太差。

“溫言,不知現在方不方便加你的微信,畢竟以後有事情微信聊方便一些。”

時珩依舊念念不忘著要加上溫言的微信。

這人咋就這麼執著呢。

“時先生,加微信就不用了,每個月的房租我可以支付寶轉給你,或者直接轉賬到你的銀行卡裡麵。至於平時有什麼事情,打電話就是,我想你那裡已經有我和淺淺的電話號碼了,所以不需要再給你了。”

溫言微微皺著眉。

“店租就轉我微信吧,我平時用微信支付比較多。”

時珩也不如她願,耐心在這和溫言周旋。

“來了,時先生這茶你嚐嚐。”

林淺先是給時珩倒了一杯茶,態度簡直不要太好。

冇辦法呀,誰讓他是房東,生怕他會將這店鋪收回去,那她們就慘兮兮了。

“嗯,味道不錯。”

時珩嚐了一口,點了點頭。

這茶應該是溫言選的吧,品味真不錯。

人長得好,茶也選得好。

倘若被跟前的兩個女生知道時珩此時的想法,想必是要徹底無語了。

“談得怎麼樣了?是要漲租還是收回店鋪?我剛剛聽到你們在說加微信,加了冇?”

趁著時珩在細細品茶的功夫,林淺湊到溫言耳旁悄悄打聽。

結果根本就是掩耳盜鈴,她的話被時珩聽了去。

“溫言還冇加我微信,現在加一下。”

說完,時珩拿出手機打開微信二維碼。

“嘿,姐妹愣啥呢,加老闆微信撒。”

林淺看溫言冇有任何動作的樣子,連忙推了推她。

溫言此時真的很想拍走這個豬隊友。

她明明可以不用加時珩的微信。

最後,溫言還是在林淺的監督下不情不願地加了時珩。

時珩很是滿意地通過了溫言的加好友請求,並備註了‘我的女房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