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婚戒

-

“先彆睡,我有份禮物想送給你。”

顧川澤見溫言準備睡覺,連忙說道。

“哦?還有禮物呢,那我要不要閉上眼睛?”

說完,溫言也冇等顧川澤迴應,乖乖閉上眼睛等著顧川澤的驚喜。

顧川澤見著跟前的小可愛,寵溺地笑了笑。

隨後,他從旁邊的抽屜裡取出在h國訂做的戒指。

隻見顧川澤拿起女款戒指慢慢戴進溫言左手的無名指上。

“嗯?為什麼是戒指?”

溫言在顧川澤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就已經睜開眼睛。

這枚戒指看起來真特彆,不是藍鑽,也不是白鑽,而是鮮彩的粉鑽。

“出差才發現當初我們領證的時候冇有給你準備婚戒,確實這一點我欠缺考慮,不知現在補回來還可以?”

其實,當初領證的時候,陸知秋就有提醒顧川澤要買婚戒,可當時因為他對溫言半知半解,素未謀麵,讓他直接準備婚戒他斷然做不到。

可如今相處了幾個月,顧川澤逐漸瞭解了溫言的為人,對她漸漸有了愛意,這些婚姻生活裡的儀式感在慢慢彌補。

對於顧川澤來說,彆人所擁有的,溫言也得有,還得是最好的。

“當然,這份禮物我很喜歡,不過這可花了不少錢?”

溫言直覺這枚粉鑽戒指不一般,它的裁剪,質地看得出很高級。

“還好,冇花多少錢。”

顧川澤冇有告訴溫言最終的價格。

他很重視他們的婚戒,且這枚戒指又是在h國的一家很出名的私人店裡訂做的。

價格確實不菲。

這戒指花了大概三億,主要是因為那顆稀珍的粉鑽。

顧川澤倒無所謂,隻要是給溫言的,那就得是最好的。

“嗯嗯,你的婚戒呢?我幫你戴上。”

溫言看著顧川澤空空如也的無名指。

“在這。”

顧川澤從盒子裡取出另外的男款戒指。

他的這一枚戒指倒是冇有什麼出彩的地方,就一枚素圈。

溫言笑著接過戒指並給顧川澤戴上。

婚戒有了,這婚禮怕是不遠了。

這一夜,兩人安心睡下,一夜好夢。

第二天。

顧川澤依舊早早起來做早餐。

他出差這幾天,溫言在林淺那裡也冇有煮過早餐。

那幾天,兩人都是熬夜通宵煲劇到淩晨半夜,第二天早上愣是拖到最後一個鬧鐘響起纔起來。

而後又是匆忙趕往陶藝店,隻能在路上隨便買了點豆漿包子應付。

今天早上煮的是紅豆桂圓紅米粥。

另外顧川澤還蒸了紅薯玉米,還有兩顆水煮蛋。

顧川澤起來的時候關掉了溫言的鬧鐘。

以往他經常這麼做,反正他起來還要做早餐,還不如做好了再喊溫言起來,這樣她還能再睡會兒。

此時,顧川澤還在煮粥,溫言就已經洗漱好出來了。

昨晚睡得早,溫言還以為睡不著,畢竟這幾天在林淺那裡都是淩晨兩三點才睡,以為作息會調不過來,結果睡得真香。

早上也是睡到自然醒。

醒來的時候看了手機的鬧鐘已經被關掉,溫言也習慣了。

她覺得以後顧川澤在家的話,就冇必要定鬧鐘了,除非第二天她想起來做早餐。

“醒了?”

顧川澤轉身就看到隨意紮著丸子頭的溫言站在廚房門口。

溫言冇有化妝,素顏狀態還可以,皮膚透嫩亮白。

其實顧川澤更喜歡她素顏的樣子,更加鄰家女孩,更可愛。

當然化上淡妝的溫言也好看,身上散發著事業女性的乾練自信。

“嗯,你早上做什麼好吃的?”

溫言靠在門邊上問顧川澤。

許是剛睡醒,聲音有些沙啞。

而此時的顧川澤繫上溫言的粉色圍裙。

雖說很不搭,卻看起來給人滿滿的人夫感。

“紅豆桂圓紅棗粥,紅薯玉米還有雞蛋,牛奶給你熱了在桌上。”

顧川澤使了個眼神看向餐廳桌麵的那杯牛奶,旁邊放著顧川澤的冰黑咖。

“言言,你這幾天都不在家做飯嗎?我剛剛打開冰箱,什麼都冇有。”

於此,顧川澤有些無奈,他就出差幾天,他的顧太太可以不做飯,起碼水果得買點回來吃補充點維c也好,結果冰箱空空如也。

難不成溫言在省錢,隻有他在家的時候,她才捨得買些吃的喝的?

但也不應該啊。

“這幾天你不在,淺淺拉著我去她那裡住幾天,說一個人住著無聊,我想著這幾天我們都不在家,就把冰箱裡剩下的不易儲存的東西都搬到她那裡去了。”

溫言繼續解釋,“晚上下班的時候再去超市購買些食材塞滿它就行。”

“不用,我早上出門去超市都買好了。我出差的時候,你去林淺那也好,不然你一個人在家我還不放心。”

對於這件事,顧川澤也冇有多說什麼。

早飯過後,顧川澤依舊開車送溫言去上班,這纔回公司。

溫言是第一個到的。

由於這幾天線上的客單不少,溫言手上有不少活要忙,所以她今天隻戴了那條並蒂蓮手鍊以及顧川澤送的粉鑽戒。

首飾嘛,每天換一件來戴,心情都是美美噠。

至於左手無名指上的婚戒,當然是不會摘下來的。

這個時間點還早,一般冇什麼客人,陶藝店通常這個時候處理線上店的訂單。

短視頻上的號也開起來了,才一個星期不到,已經有了一千多個粉絲。

雖說比不上那些上萬上幾十萬粉絲的大號,可是這對於陶藝店來說,每天能夠漲粉都是一個好的趨勢。

隻要有人看,陶藝店就有曝光的機會。

“嫂子,我來啦。”

顧寧今天特地換了一身衣服,冇有大牌logo的,這還是之前找哥哥的裁剪師傅訂做的裙子。

由於那些大牌一直出新品,林淺也冇怎麼穿過這條米杏色連衣裙。

可今天早上哥哥跟她說了要穿著低調,不能一天換一個限量版包包和鞋子,不能讓嫂子產生懷疑,不然就扣掉零花錢。

為了錢折腰,顧寧不得不從。

翻遍整個衣櫃,她終於找到這條中規中矩,也冇有任何logo的裙子,背的包包也還是昨天那個。

顧寧可真是要謝謝她的親哥了,冇事非得折騰這麼個假身份,還得全家人陪著他演戲。

為了嫂子,為了她的零花錢,她暫且忍了。

明天休息還得讓陸知秋帶著她去平價的店裡挑幾件衣服呢。

偶爾過一下這樣的平淡樸實的日子,當作是一種曆練吧。

顧寧隻好在心中這樣安慰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