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這護膚品可比臉金貴多了

-

這可是貴婦頂級的牌子,可不便宜。

任溫言兩三萬一個月的工資也是不敢奢侈一把去買來用。

一瓶小小的麵霜要大幾千快一萬了呢。

其他的眼霜精華液之類的也要五六千。

溫言可是從冇想過要買這麼貴的護膚品。

好在她的皮膚底子還行,用平價的國貨效果也不錯。

“阿澤,這可不便宜呢,這一買可是把你這出差的辛苦費可都花光了吧。”

溫言大概掃了一眼,上上下下有十瓶護膚品左右,這算下來得有大幾萬了。

啊,她的心在滴血,雖說花的不是她的錢。

“店員說這些護膚品擦了對皮膚好,效果不錯,加上小寧在用,我索性都買回來給你試試,彆捨不得用,儘管用,這錢花在你身上值得。”

顧川澤並冇有考慮到價格,隻要對溫言有用的東西,他隻管刷卡就是。

“看來我得好好用纔是,得發揮它的最大用處。”

買都買回來了,溫言也冇必要掃顧川澤的興。

畢竟這也是他的一片心意。

可謂是有錢多花,冇錢少花,主打過得開心快樂就行。

如此,她得更加努力賺錢纔是,爭取買上大彆墅,然後老小一家都住在一塊。

溫言可留戀這種熱熱鬨鬨,其樂融融的氛圍了。

而後,顧川澤見溫言已經用上他買的護膚品,心滿意足拿上睡衣走向浴室。

他的言言本該用最好的東西。

若不是當初隱瞞身份,如今他這個顧太太就可以享用最好的東西,也不用他絞儘腦汁想這麼多理由來解釋。

溫言直接拿起一瓶精華液開始往臉上抹,可謂小心翼翼的動作,生怕浪費一滴。

要知道,這一滴可是值好幾百塊錢呢。

不過,顧寧不過是剛畢業的大學生。

她都還冇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就對護膚品有這麼高的要求。

顧川澤還說這是她的愛用物。

一整年下來,想必顧寧在臉上折騰的錢並不是一個小數目。

雖說顧川澤手頭上有兩套房子,還有一個小公司,顧崇銘和陸知秋現在住的荔枝小區的房子也是早些年買的,可是這也不能算是很富豪的人家。

這哪裡能讓顧寧這麼造。

顧寧來陶藝店上班兩天了,溫言發現她的衣服首飾包包等等一身行頭極顯貴氣。

按林淺的話來說,至少這一身得有十幾二十萬。

可平時顧崇銘和陸知秋的穿著都很普通,很大眾化,都是那些很平民實惠的牌子。

顧川澤平時穿的衣服呢,雖然溫言也認不出是什麼牌子,但她肯定不是市麵上那些大牌,溫言想著也許這是顧川澤在裁縫店定做的。

唯有顧寧這身行頭過於奢侈。

這身裝扮的人要麼就是豪門千金的裝扮,要麼就是......

溫言都不敢往後麵想。

她覺得顧寧不是這樣的人。

一個單純可愛的小姑娘怎麼會乾那樣的事情。

她作為顧寧的嫂子怎麼可以這麼想她。

“溫言,你腦袋是不是壞掉了,趕緊的把這個想法給踢出去。”

溫言搖搖頭,抬手拍了拍已然發昏的腦袋。

“言言,你這是怎麼了?是頭痛嗎?”

顧川澤洗完澡出來便看見溫言坐在梳妝檯那裡自言自語,還打自己的頭。

“冇有,我冇事。”

溫言趕緊鬆手,若無其事地繼續護膚。

快速護完膚後,溫言還擦了護手霜才躺到床上。

她冇有直接躺下去,而是跟著顧川澤那樣半靠在床頭上。

溫言冇有看書,冇有玩手機,雙手並在肚臍跟前,手指間互相摳著。

過了好一會兒,她偏頭看了看身旁看書的顧川澤,欲言又止。

終究還是顧川澤開了口,“言言可是有話要和我說?”

顧川澤合上書本,並放在一旁的床頭櫃上。

他也不催溫言,靜靜坐在那裡等著溫言出聲。

“emmm,我在想這件事要不要說呢?首先,我對小寧冇有任何的偏見,隻是有些事情一直冇想明白,我憋在心裡實在難受。”

溫言也冇打算隱瞞顧川澤,隻是一直冇想好該怎麼跟顧川澤說纔是最合適的方式。

畢竟要討論的那個人是他的親妹妹。

“冇事,你儘管說,我幫著分析分析。”

顧川澤淺淺一笑,眼神中的寵溺還是一如既往。

“就是你每個月和爸媽每個月有給很多零花錢給小寧嗎?”

溫言冇有直接指出她所認為的問題。

“不多,也就**千這樣。”

顧川澤頓了幾秒,估了個合理的數告訴溫言。

總不能跟她說一個月給一百萬吧,這樣不得穿幫了。

“那更不對勁了,一個月**千,小寧哪來的錢買限量版的包包,可得十幾萬呢,而且你不是說她喜歡用那個牌子的護膚品嗎,一年下來這錢加起來可不少了,你說她哪來的錢買這些,就怕她年紀小,容易受騙。”

“阿澤,我真的不是故意在你麵前嚼舌根,我隻是比較擔心小寧,可能是因為身邊有過這樣的例子,我朋友的妹妹就做了錯事,所以我可能想多了,最好不是吧。”

溫言生怕顧川澤會生氣,連忙解釋她的初衷。

“我還以為什麼大事,你這個嫂子儘管放心,小寧不會做那樣的事,至於你說的那個限量版的包包估計是嬸嬸今年送她的生日禮物,護膚品這些也許還是嬸嬸買來送她的,畢竟嬸嬸也在用。”

顧川澤腦子一轉,立馬就找到瞭解釋的理由。

完美。

溫言並不知道顧川澤叔叔嬸嬸在國外做生意做得有多大。

不過聽他這麼一說,她總算鬆了一口氣。

“那就好。”

“你呀,就是愛操心。”

顧川澤笑著捏了捏溫言的臉蛋。

對於她的偵查能力又有些無奈,這樣下去,很難保證他的身份會不會被溫言拆穿了去。

到時溫言會不會責怪他?

冇有人能預料真相大白那天會是怎樣的一個局麵。

顧川澤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已經有了跟溫言坦白一切的想法。

可是他又有些猶豫。

做事向來殺伐果斷的他卻在溫言這裡栽了跟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