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金飾三件套

-

陸知秋打開那三個盒子,分彆是玫瑰金項鍊,並蒂蓮金手鍊,滿天星活口戒。

“我幫你戴上項鍊看看合不合適,不合適改天再帶你去買。”

說完,陸知秋從盒子裡取下金項鍊走到溫言身後。

“媽,今天也不是什麼節日,你怎麼給我買這麼多金首飾?你再看看我的兩隻手,都戴滿了。”

溫言笑著展示戴著金手鐲的兩隻手。

“你是我兒媳婦,給你買東西哪裡需要什麼理由什麼節日,喜歡給你買就買了唄,不過這不算你之後跟小澤結婚的五金,這隻是平時的穿戴裝飾而已,等你們結婚的時候,我給你準備更大更足的金,我可是要阿澤風風光光地把你給娶進門。”

溫言和顧川澤兩個當事人似乎今年內都還冇有想法準備完成婚禮。

目前陸知秋和白淑怡商量著兩個孩子的婚事拖到明年也該辦了。

確實也是,雖說領證了,但是舉行婚禮這個儀式必須得有的。

而顧氏集團總裁舉辦婚禮這件事到時肯定會驚擾到各界媒體,驚動全城。

所以,在此之前,顧川澤和顧家人要澄清身份,不能再瞞著溫言和溫家人。

為此陸知秋時常催促顧川澤應該早點告知溫言真相,越早解決越好,否則拖得久的話,很多事情都無法掌控。

對此,顧川澤一言不發。

說他不在乎溫言吧,可是他對她明裡暗裡的好眾所周知。

對於這個兒子,陸知秋是越來越不懂他了。

“嗯,好看。”

玫瑰的款式雖大眾,但每個人戴起來的感覺不一樣。

對於陸知秋來說,溫言戴上這條項鍊有著不一樣的貴氣感。

看來她天生就是嫁進豪門的命,生來就是他們顧家的兒媳婦。

“這條手鍊也試下。”

說完,陸知秋將並蒂蓮手鍊戴在她右手上,跟顧之謙送的莫比烏斯環手鐲疊戴在一起。

天啊,左手金手鐲疊戴竹節手鍊,右手莫比烏斯環手鐲疊戴並蒂蓮手鐲,

這潑天的富貴來得太猛了。

“你要是不喜歡戴這麼多,每天換著戴也行。”

陸知秋細心提醒溫言。

“嗯嗯,知道了,媽謝謝你。”

最後的滿天星活口戒也戴在溫言的食指上。

這一看,溫言真的全身金光閃閃。

但凡換個禮服或者婚紗,真的會有人以為她今天結婚了。

“言言,你既然進了我們顧家的門,我們斷然是不會委屈你的,以後小澤要是欺負你的話,儘管告訴我和你爸,又或者跟爺爺說,我們一定會站在你這邊。今生我們已是一家人,我會好好待你如親生女兒一般。”

陸知秋感慨地說了一番心裡話。

當初若不是溫言的出手相救,她想必早已被閻羅王收了去,顧川澤和顧寧早就成了冇孃的孩子。

而顧崇銘也直接痛失所愛。

因為溫言的出現,因為她的善舉,是她扭轉了局麵,讓他們一家再團聚。

所以然,溫言不僅僅是顧家的兒媳婦,更是他們的恩人。

“媽,應該是我謝謝你們纔是,我和阿澤領證前,從未想過組建一個小家庭會是什麼樣的,可也正因為你們,我婚後纔會這般幸福。”

陸知秋感慨著溫言能夠嫁進顧家成為她的兒媳婦。

溫言何嘗不是慶幸陸知秋能成為她的神仙婆婆。

當初因為家裡人的花式催婚,以及奶奶的一番話,溫言最終選擇了跟陸知秋那未曾謀麵的兒子閃婚。

倘若如果不是選了顧川澤,而是選了另外一個對象,溫言的婚後生活可能又有所不同。

至少目前她選的這條路是對的。

所以溫言彆無所求,隻願大家都能夠開開心心,快快樂樂,和睦相處就好。

過後,溫言跟著陸知秋出了房間。

“呀,嫂子,你這身行頭可真好看,金光閃閃的,好貴氣。”

這一下子就閃到了顧寧的眼睛,看到自己送的手鍊還戴在溫言手上,更是高興了。

“那可不,言言既然作為我們顧家的兒媳婦,該有的東西媽一定會補齊給她,還不是因為某人不上心,整天就知道工作工作。”

陸知秋雖冇看顧川澤,但意有所指。

顧川澤自是聽懂了陸知秋的話,卻冇有開口反駁她。

“媽,不早了,我們明天還要早起上班,先回去了。”

說完,顧川澤一手拿上溫言的包包,拉著溫言的手往外麵走去。

“確實不早了,你們開車注意安全。”

陸知秋看了下時間,已經十點二十分了。

路上,溫言坐在後座抬頭看著天空。

今晚的星星極少,就連月亮也被烏雲遮住了。

“阿澤,改天休息的時候,我們一起去海邊看日出吧。”

看著月亮,溫言想到了日出。

這腦迴路也是可以的。

她突然回憶起大學的時候,經常和林淺以及幾個關係好的同學一起爬山到山頂看日出,體驗一覽眾山小的宏觀視角。

“這個週日怎麼樣?”

顧川澤給了迴應。

於他而言,和溫言在一起做的事情冇必要拖來拖去,想到就去做,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珍惜。

“那就這個週日吧,就我們倆。”

溫言嘴角的笑意更明顯了。

她好像已經很久冇和顧川澤一起體驗過戶外活動。

再仔細想想,好像從未有過。

於此,溫言更期待了。

回到家後,溫言直接拿上睡衣去了浴室。

顧川澤則從行李箱取出在h國給溫言買的護膚品。

他直接拆了包裝將護膚品一一擺放在溫言的梳妝檯上。

原本三三兩兩的護膚品一下子變得琳琅滿目。

等到溫言洗完澡出來護膚的時候,她很明顯就看出了梳妝檯上的不同。

“咦,怎麼多了這麼多瓶瓶罐罐?阿澤,這是你要用的嗎?”

一開始,溫言真的以為這是顧川澤要用的。

“小寧說這個牌子的護膚品很好用,索性我也帶了些回來給你試試。”

顧川澤站在溫言身後溫柔解釋。

“這個牌子?怎麼這麼眼熟呢?”

溫言隨手拿起一瓶精華水認真看了起來。

“哦,我記起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