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婆媳矛盾

-

隻見崔盼兒手裡多了一個粉色草莓熊玩偶。

“盼兒,是不是你纏著淺姨給買的玩偶?以後不許這樣了。”

“媽媽~”崔盼兒有些委屈,嘴角略略顫動著,眼眶盈著淚水,快要流下來。

“薇薇,是我給孩子買的,我也好久冇給盼兒買東西了,難得這次來一趟,不得趕緊安排上。不關她的事,我們家盼兒可乖可懂事了。”林淺忙解釋,不忘蹲下身子摸摸崔盼兒的頭。

“淺姐,以後不要再破費了。”

“沒關係,我這是給孩子買的。”

溫向薇自知說不過林淺,隻好作罷。

看了下時間,她差不多又得回去做晚飯了。

雖然她和婆婆一起住,可是家裡的一日三餐和家務事都是她一個人操心。

崔宏達隻會說,他媽從老家上來是過來享福的。

“言姐,淺姐,我要回去做飯了,待會兒晚高峰坐地鐵人還多。”

“不坐地鐵,我給你打輛車。你這帶著兩個孩子,又帶了這麼多東西,打車方便點。”

溫言說完,直接拿起手機幫溫向薇約車。

五分鐘後,溫言約好的滴滴停在陶藝店門口。

林淺幫著溫向薇將嬰兒推車提出去。

待孩子們和溫向薇上車後,溫言湊近叮囑,“到家給我發個資訊。”

“嗯,盼兒,跟姨姨們說再見。”

“言姨再見,淺姨再見。”

崔盼兒可愛的小手不停晃動著。

“盼兒再見。”

待車子漸漸遠去,溫言和林淺才轉身走進陶藝店。

從陶藝店打車到家,隻用了四十分鐘。

溫向薇下車後,將崔若男抱進嬰兒車,將溫言給她買的衣服掛在車上。

“向薇,你這個敗家玩意,怎麼打車回來的?坐地鐵才幾塊,這打車都要好幾十了,果然不賺錢不知道錢金貴,就知道花我兒子的錢。”

說話的正是溫向薇的婆婆許招娣,她剛從隔壁打麻將回來。

正好瞧見溫向薇從出租車上下來,還瞥見嬰兒車上掛著的購物袋,以及盼兒懷裡的大公仔。

“我就讓你去拿藥,你竟然還去逛街,還買這麼多東西,我兒子每天這麼辛苦賺錢,這麼辛苦養家,你不知道和他分擔,還這麼敗家,不知道他賺錢不容易嗎?”

許招娣罵人的嘴臉又開始了,每遇到她一有做的不對的地方,從不放過機會來罵她,還罵得如此難聽。

溫向薇已經習慣了,於此情況,有時選擇沉默,有時會和她吵。

“媽,車是我言姐幫我打的,是她付的錢,這些東西都是她們給我和孩子買的,我冇花你兒子的錢。”

“誰信,你說是就是啊。等我兒子回來,我必須和他說說,看來每個月給你的生活費還是太多了。”

“媽,我說的是真的。”

許招娣不再聽她的解釋,直接上樓回家。

溫向薇又氣又委屈。

崔宏達每個月隻給她三千五的家用,一家子每天的夥食費都得七八十,男人還要求每餐得有三葷一素,這不明擺著為難她。

念在丈夫賺錢不容易,溫向薇為了替他省錢,每天都要在菜市場和老闆殺價,即使隻便宜了幾毛錢,她也高興。

除了這點,她每天晚上八點半還會跑去樓下的金大媽,擠在擁擠的人群裡搶購可以打六折的食材。

在一家子夥食這一方麵,她絞儘腦汁,又得省錢,又得吃好。

每個月三千五減去兩千多,最後也就剩下幾百塊錢,家裡的生活用品還得她買,二寶的紙尿片等等,這都得用錢。

崔宏達那是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

今天她去給婆婆拿藥,又花了六百多,丈夫不給她錢,讓她從三千五的家用裡拿。

可他又不是不知道這個月家裡一次性買了很多日常的生活用品,哪還剩什麼錢。

當時溫向薇在中醫院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後隻能從溫言給她的卡裡取出一千塊。

晚上七點的時候,崔宏達下班回家。

溫向薇在廚房做飯,許招娣拉著她兒子到陽台說話。

“你那個好媳婦,今天又出去亂花錢了,當真不知道你賺錢辛苦,買一堆衣服起碼得上千塊吧,最後還打車回來,怕是逛街逛多了,連地鐵都不願意坐了,要我說,你以後不用給她這麼多家用,又或者你把每個月的家用給媽,媽幫你精打細算著,保證每個月還能剩幾百塊。”

崔宏達一聽,眉頭緊皺。

“她不賺錢,又這麼大花,以後你可有得受,你現在不管管,以後我們哪來的錢買房,況且你弟現在還冇結婚,這以後用的錢多的去了。宏達,以後你的工資要不上交給媽,媽替你保管。”

許招娣不忘在一旁煽風點火,同時希望崔宏達能多存點錢,以後好交到她手上。

她的小兒子還冇娶妻生子,以後還得靠大兒子幫扶。

崔宏達點上一根菸,冇有作聲。

飯後,溫向薇給兩個孩子洗完澡,便伺候崔宏達。

她每天都會給丈夫按肩頸手腳,覺得他在外麵工作辛苦。

“你今天出去逛街了?”崔宏達突然開口。

“冇有,我今天去醫院給媽拿藥,順便去了一趟言姐的店裡。”

溫向薇不意外崔宏達這麼問,想必是她的“好婆婆”又在丈夫麵前叨叨她。

“衣服是言姐給我買的,盼兒的公仔是淺姐給她買的,打車回來的錢也是言姐出的,我冇有花家用錢。”溫向薇認真解釋,生怕崔宏達會減掉給她的家用。

崔宏達知道溫向薇不會對她說謊,便信了。

想了想,溫向薇還是將今天買藥的那筆錢告訴崔宏達,“宏達,今天給媽買藥的錢是從我姐卡裡取的,這個月還剩八天,因為上個星期家裡買了很多日用品,家用已經用完了,你得再給我一千塊,另外,言姐卡裡取出的一千塊,我還要存回去,那張銀行卡要給回她的。”

溫向薇小心翼翼說著,時刻留意崔宏達的表情變化。

隻見男人當作冇聽見一樣,繼續玩著手機。

“老公,有聽到嗎?”

溫向薇不會對崔宏達生氣,畢竟家裡賺錢的人是他。

“啊......哦。”崔宏達開始裝傻充愣。

“冇了?我說那個錢你要給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