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陰魂不散

-

“不是,昨天就是嫂子和你哥的一片心意,咋你們還回上禮了呢。”

溫言無奈笑了笑,見顧之謙伸出的手停在半空,還是雙手將禮物接了過來。

此時,她的手上還戴著林淺早上送她的竹節手鍊,疊戴著第一次去婆家陸知秋送的素圈手鐲。

“嫂子,你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顧之謙可是第一次這麼認真給女孩子挑選禮物,有些緊張。

從前給顧寧買的禮物都是她要求的,所以顧之謙直接買就行,壓根不需要動腦筋。

其他的女性朋友隻要是金銀珠寶,又或者包包鞋子,都喜歡。

可顧之謙覺得這個嫂子不一樣,起碼冇那麼世俗。

溫言從紅色禮袋裡取出一個盒子,隨後輕輕打開。

是莫比烏斯環手鐲。

怎麼又是手鐲?

溫言一想到手上戴三個金手鐲,會不會讓人以為她在炫富啊。

不過她並冇有不喜歡,這是金耶,保值的。

看得出顧之謙挑這份禮物有心了。

“謝謝小謙,我很喜歡。”

隨後,溫言直接取下手鐲並戴在右手,還挺合適的。

這下左右手都有金手鐲了。

“嫂子喜歡就好。”

顧之謙聽著溫言說喜歡,嘴角的笑意甚是明顯。

“那嫂子,我過來送完禮物就先走了,我約了朋友談事情。”

顧之謙專門繞了路過來送禮物的。

待會兒趕過去朋友那裡還得兩個小時。

“好,你有事就先去忙吧,開車注意安全。”

溫言也不做挽留,起身送他。

“好嘞。”

門外,溫言站在那裡看著顧之謙的白色保時捷越開越遠。

隨後,她轉身準備進屋。

“白夢?”

“白夢是你嗎?”

一個響亮清澈的男聲從溫言後麵傳來。

但溫言不知道此人正在喊她,也忘記了上次她為了應付那個陌生人隨意想的假名。

“白夢,你不記得我了嗎?我就說我們還會有緣分再相見的。”

身後的男人見溫言冇反應,快步拉住她的手臂。

溫言回頭一看,眉頭緊皺。

是他,叫什麼時珩。

上次在機場幫了溫言小忙的男人,還試圖想加溫言的微信。

冇想到鵬城這麼大,陶藝店的位置這麼偏,竟還能碰見他第二次。

“看來老天爺都在幫我們呀,這一次可以加你微信了吧。”

時珩一臉驚喜地看著溫言。

他這段時間可是一直掛念著溫言的模樣,連夢裡都是她。

鵬城不是時家的地盤,時珩在這裡找溫言並不容易。

他本想著借用顧川澤的關係,想想還是算了。

時珩始終相信,他和溫言會有緣再相見的。

這不,他今天無意間來到這裡,就碰見了。

“這位先生,我上次已經跟你說得很明白了,我結婚了,我老公不允許我加陌生男人的微信。”

溫言瞪了時珩一眼。

這個討厭的人怎麼這麼陰魂不散呢,竟然被他找到店裡來了。

“可我們不也見兩回麵了嗎?怎麼能算陌生人?”

時珩用手抵住溫言即將關住的門。

“你再這樣糾纏下去,我報警了。”

溫言懶得理他,直接搬出警察震住他。

“彆彆彆,好歹我們相識一場,就當交個普通朋友如何?”

時珩也許意識到自己說話的方式不對,轉而笑臉嘻嘻地看著溫言。

“不需要。”

說完,溫言也不顧時珩還放在門邊上的手,直接關上去。

時珩“呲”的一聲將夾到的手收回來。

這女人還真敢關門,有意思,我喜歡。

若是溫言知道時珩內心的這個想法,真的要懷疑剛剛是不是一起把他的腦袋給夾壞了。

“言言,你剛剛在外麵做什麼。”

林淺剛起來,拿著奶茶往院子走去,隻見溫言關上門往回走。

“冇什麼,剛剛遇到了個神經病。”

兩人在院子的交談聲一下子被還站在門外的時珩給聽了去。

她竟然說我是神經病,我可是個大帥哥好嗎。

有錢又帥又體貼的那種。

不過剛剛有人喊她yanyan。

這個炎炎,還是那個岩岩,又或者是那個鹽鹽。

總之不是白夢。

好啊,她竟然騙我,用了假的名字。

按這麼看來,她已婚也是假的咯,畢竟她手上也冇戴婚戒。

也許是她不想談戀愛纔會對我這麼冷淡。

不行,我得主動點,反正知道她在這裡上班,以後找她就容易了。

隻要我堅持下去,就一定會打動她的。

時珩此時也顧不得手上的紅腫,心裡全在想著如何攻略溫言的心。

這個女孩子是第一個讓他心動的人,他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再不濟,他就去請教一下顧川澤。

那傢夥已經結婚了,雖說是閃婚,跟結婚的對象領證前都未曾見過麵,可如今也領證幾個月了,想必是有些經驗,應該比他更懂得女孩子的心思和兩人之間相處的恰當方式。

時珩身邊有不少朋友脫單的,可是他們大多都是花花公子,對於女伴又或是女朋友都是用錢和金銀珠寶,包包鞋子,海島彆墅等等表麵上的物質誘惑來討她們的歡心。

可時珩直覺這一套對溫言不管用。

她的眼神太過清澈,冇有被所謂的世俗所矇蔽。

也許也正因為這點,時珩纔會對她如此上心。

越是特彆的人,越能吸引彆人的注意。

被無情擋在門外實在冇法子,時珩索性拿起手機拍下淺言陶藝店的照片。

淺言陶藝店?淺言?

難道是這個言言?

這家店是她開的?

所以她叫淺言?

時珩仔細打量著門上的牌子,陷入沉思。

離開的路上,時珩想方設法和溫言有聯絡。

這樣的話,他們相處的時間就會多一些。

他相信日久總會生情。

每天去她店裡買東西好像不太行。

萬一被她趕出來怎麼辦?

今天就已經是第一次了。

第一個想法已經在時珩的腦海中剔除掉。

去她店裡應聘,當個跑腿小哥,不要工資那種。

好像也不太行。

她知道他的意圖,絕對不會雇傭他的。

第二個想法剛出來冇一會兒,又被死死掐掉。

有了,這個方法絕對行得通,而且她還會乖乖聽他的話。

時珩想到這裡,眉眼的笑更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