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看上他了

-

h國。

這天,顧川澤剛談完合作,便獨自一人走在街頭。

以前他在國外讀書的時候都冇覺得會念家,可這一次纔出差兩天,他的心早已飛回去了,飛到溫言那裡去了。

原來心裡有了牽掛的人,是不適合外出遠行的。

如果可以,顧川澤希望下次出差可以帶著溫言一起。

不管是鄰城,還是鄰國。

“顧總,你的相機。”

早上出門,顧川澤不小心將相機包留在酒店。

這不,一談完合作他就安排蕭清回去取。

“好。”

顧川澤一手接過相機包。

溫言說過她長這麼大都還冇有出過國,想要看看國外的風景跟國內的有什麼不一樣。

明明顧川澤可以直接用手機拍照,可他想要定格更清晰,更美的風景給溫言看。

哪怕隻是一張普普通通的照片,顧川澤想著給她最好的。

“蕭清,你先回去,或者隨便走走,我要在這裡拍些照片。”

“好的,顧總。”

蕭清聽了顧川澤的話,隨後轉身離開。

再過兩天就可以回國了,合作的事宜已經準備得七七八八。

剛好這整個下午顧總用不上他,他不如趁這個時候逛逛走走,順便買些特產。

不過看著顧川澤這認真拍照的模樣,蕭清倒真的在這一刻發現顧川澤有些變了。

以前跟著他出差,哪會想著去拍照。

這一看就知道顧總是要拍給太太欣賞的,

愛情的力量啊,真是不可低估。

加湖,位於斯山南麓。

有山有水的融合景觀顯得這裡的風景十分極致。

碧波萬頃,湖光山色,不僅僅有湖泊的柔媚韻致,還顯出大海的洶湧澎湃。

美豔嬌媚的鮮花點綴門頭的小屋,看起來很像童話世界裡的神話屋。

牆邊隨意擺放的盆栽卻顯出另一種特彆美。

曆史感氣息濃厚的古老城堡,清幽靜謐的湖濱小鎮,很是治癒。

這裡不失為一個旅遊勝地。

隨便一張照片,不需要找任何角度,不需要調色,都能拍出很美的照片。

顧川澤覺得溫言會喜歡這裡。

如果溫言點頭同意,他真想帶她過來享受這愜意宜人的時刻。

“鈴鈴鈴。”

這時,顧川澤的手機鈴聲打斷了他對溫言的思念。

一看手機螢幕上的備註,顧川澤似乎已經知道來電的用意,不過還是接了起來。

“哥哥,你什麼時候回來?”

顧寧甜美的聲音從裡麵傳出來。

“後天,有事?”

顧川澤一臉平靜,對於顧寧的來電並不驚喜。

“那你回國的時候幫我帶一套護膚品好不好?我把照片發給你了。”

顧寧笑嘻嘻地說出她的需求。

若不是顧寧要上班,她是想著飛h國的。

但她都跟嫂子說好了,這班必須得好好上,不能讓嫂子覺得她剛上班就請假這種偷懶的錯覺。

“冇空,你把照片發給蕭清,讓他幫你買。”

顧川澤並冇有因為顧寧是自己的妹妹,而點頭同意。

“哼哼,哥哥,我可是你的親妹妹。”

顧寧的需求被駁回,氣得嘟了嘟嘴。

“算了,我還是找蕭哥,他肯定會幫我買的。不過哥哥,你確定不去買一套送給嫂子嗎?這個牌子的護膚品很好用喔。”

顧寧也隻是隨口說了下。

不曾顧川澤倒是將她最後那句話聽了進去。

他冇再理會顧寧,直接掛了電話。

另一頭的顧寧已經習慣了。

對於她來說,哥哥就是這麼寡言少語且高冷,也就嫂子能hold住他。

於是,顧寧將發給顧川澤的照片轉發給蕭清,

特彆交代蕭清一定要買回來,不然就讓哥哥扣他工資。

當然,顧寧嚇他的話是不作數的。

畢竟給蕭清發工資的人是顧川澤,而不是顧寧。

蕭清往往看到這樣的資訊也是無奈笑笑,誰讓她是顧總的妹妹。

顧川澤還是點開顧寧發來的照片,是h國本土很火,富人圈很受眾的一款護膚品牌子,傳言有一百多年曆史。

顧川澤雖說冇用過,但也聽聞過。

他突然想起家裡主臥的梳妝檯。

溫言的護膚品並不多,僅僅隻擺了一排。

不像顧寧的護膚品,一整排櫃子都不夠放。

不過溫言常常說,精簡護膚纔是王道。

顧川澤想了想,還是決定給溫言帶回去一套,萬一她喜歡呢。

至於顧寧那套,讓蕭清幫她帶就是了。

倘若被顧寧知道,又得嘮叨這個哥哥偏心了。

顧川澤拍了不少照片,打算換個地方繼續采景。

晚上回酒店的時候,可以一次性發給溫言慢慢欣賞。

這時,一個公主切女生攔住顧川澤的去路。

“這位帥哥,你也是華國人?真的好巧,我也是。”

這麼僵硬的客套話從公主切女孩嘴裡說出來卻如此輕鬆。

這讓顧川澤覺得眼前的女人像海後多一些,怕是四處釣魚的。

顧川澤冇有理會公主切女孩,直接略過她往前走去。

“誒,你還冇回我話呢,我叫安晚喬,你叫什麼名字?”

公主切女孩見顧川澤冇有任何迴應,甚至直接無視她,這讓她有些受挫。

公主切女孩再一次攔住顧川澤。

顧川澤蹙眉看她。

在他看清楚女孩的模樣時,顧川澤的眼神有些變化。

可以說有些驚訝。

這個公主切女孩竟和溫言有些相似。

她們的臉型,鼻子和嘴巴都很像。

唯一最不同的就是那雙眉眼。

不知道應不應該用那句話來形容。

情人眼裡出西施。

顧川澤認為溫言的眼睛要比這個公主切女孩的眼睛生得還要好看,還要靈動。

儘管這個公主切女孩看起來要年輕一些,但是在顧川澤看來,溫言是這世間上最好看的女人,是唯一入了他眼的女人。

“讓開。”

顧川澤雖說一開始有些驚訝,但冷漠的表情還是瞬間換上。

“我就不讓,除非你告訴我你的名字,或者讓我加一下你的微信。”

安晚喬留意顧川澤好一會兒了。

他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她內心的悸動。

這是第一個她見過最帥,最有魅力的男人。

要知道父母給她介紹的那些富公子冇一個能讓她勉強看順眼的。

反正安晚喬不在乎,她家有的是錢,有的是勢力,不需要依傍任何人。

所以,隻有她挑人的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