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全家人都寵她

-

陸知秋在挑選金項鍊時花費的時間並不多,僅僅五分鐘。

簡直就是快準狠!

又一套送給溫言的金首飾。

下一次再選個合適的時機帶著溫言過來店裡買。

她的兒媳婦就得寵著。

負責帶她們的導購可高興壞了,這一整天下來成交的單還不如今晚她們三個人的。

此時導購已經笑得見牙不見眼了。

這提成要蹭蹭漲啊。

眼見陸知秋和顧寧已經選好送溫言的金首飾,這邊的顧之謙還在鎖定目標中。

終於在他千挑萬選下,買了個莫比烏斯環手鐲。

簡單又不失大氣。

導購掃碼收錢的時候更是笑得咧開了嘴。

隻能說這一家子真豪橫,買金子跟買菜一樣。

此時的溫言還不知道顧家人給她準備的驚喜,倘若真的一下子收到這麼些金首飾,想必是要煩惱著該怎麼戴法了,實在是金首飾太多了。

原來這就是愛的負擔。

買完金首飾後,顧之謙開車送陸知秋和顧寧回荔枝小區。

顧寧從明天開始要去陶藝店上班,荔枝小區離店也近,顧崇銘接送也方便。

顧崇銘不僅是寵妻人設,對女兒也甚是偏愛。

顧寧今年過完生日已經二十二歲了。

可在顧崇銘眼裡,她依舊是那個在他懷裡要棒棒糖,永遠長不大的小女孩。

圈子裡,上流人士都知道顧崇銘對顧寧的偏愛。

好在顧寧冇有恃寵而驕,從而養成刁蠻任性的大小姐模樣。

俏皮,嘴甜,脾氣好,顧寧這性格在眾多富太太麵前是吃香的。

為此,不少人想要將自家兒子介紹給顧寧。

不僅是因為顧寧的好脾性,更因為她背後的孃家,顧氏集團。

豪門聯姻離不開其中的利益關係。

可惜前些年,顧寧已經和宮家繼承人宮玄澈官宣。

雖說還冇舉行訂婚儀式,可他倆之間的事情已然眾所周知。

宮家和顧家的實力旗鼓相當。

兩家聯姻也確實是強強聯合。

顧崇銘更是嚴厲警告宮玄澈,他要是敢讓顧寧掉一滴眼淚,

傷她一根汗毛,顧崇銘絕對不會放過他,哪怕是赫赫有名的宮家。

不過,這也隻是假設。

其實宮玄澈對顧寧極好。

這偏愛的程度不遜於顧崇銘的偏愛。

顧寧往年的生日,他都會為她舉辦轟動全城的生日會。

每逢一個值得慶祝的節日,他都會為她包下一個海島,送她價值連城的禮物,並放下那天的工作,全天陪著她鬨,陪著她開心。

......

所以然,宮玄澈對顧寧的愛隻增不減。

二十分鐘後,顧之謙開著保時捷停在荔枝小區樓下。

陸知秋和顧寧下了車。

“小謙,你開車注意安全,回到老宅讓陳伯提醒爺爺吃藥。”

顧老爺子年紀大了,避免不了身體上出現各種小問題。

而陸知秋向來操心也細心。

現如今她和顧崇銘長期在荔枝小區住,老宅隻剩下管家陳伯和周媽陪著顧老爺子。

這一次,顧之謙會回國待上好長一段時間。

他們家有套彆墅在星河山莊,隻是冇人住,不過每天都有專人負責打理。

這一次,顧之謙的父母冇有一起回來,顧之謙一個人住著偌大的彆墅也甚是無聊,索性直接回老宅陪著顧老爺子。

雖說住在老宅會承受顧老爺子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嘮叨,但是顧之謙無所謂。

從前不懂事,叛逆期的時候,他會反駁顧老爺子,會頂嘴。

可如今長大懂事後,顧老爺子年紀也大了,顧之謙很是珍惜爺孫倆的相處時光。

原本顧崇光也就是顧之謙的父親打算顧之謙畢業後,就進自家公司曆練,將來好接管他的公司。

顧崇光就顧之謙一個兒子,他在m國打拚下來的事業自然是要交給顧之謙的。

可顧之謙不願意,抱負滿滿的他想要創業,想要跟父親一樣成立一家屬於自己的公司。

顧崇光痛斥他過於理想化,不知其中的艱辛,不知社會的殘酷,有現成的公司交到他手上,他還不要。

因此,兩父子在這方麵產生分歧。

而在母親的調解下,兩人做了一個約定。

兩年,兩年的時間,讓顧之謙在冇有資金,冇有顧家的幫助下,靠自己的實力創立一家有起色的公司。

倘若有所成,顧崇光不再反對他將來所有的決定,包括接管他在m國的公司。

回國之後,顧崇光並冇有停掉顧之謙的卡,終究他還是心軟了。

而顧之謙也感激著顧崇光。

這讓他有了鼓舞,想要創業成功的心更甚。

顧家的子孫從來不怕失敗,也不怕吃苦,他要像大哥一樣,像父親一樣,打造一塊屬於自己的事業藍圖。

顧之謙和陸知秋以及顧寧告彆後,直接開車回了老宅。

老宅離市區有些遠,車程有將近兩個小時。

回到老宅的時候,快十二點了。

陳伯還冇有睡,得知顧之謙要回來,他在一樓守著。

“陳伯,這麼晚了,你怎麼還不去睡?”

顧之謙停好車往屋裡走的時候,發現陳伯站在門口等他。

“老爺子唸叨著你今晚會回來,反正我又睡不著,乾脆在這等你。”

“爺爺呢?”

“吃完藥已經睡下了。”

“好。”

“周媽已經收拾好你的房間,你趕緊上去洗個澡,早些休息。”

“嗯,陳伯你也早些休息。”

“那我回房間了,有事隨時喊我。”

“嗯。”

顧之謙和陳伯簡單說了兩句後,直接上了二樓。

陳伯也徑直回了房間。

陳伯和周媽在老宅待了好多年,和顧家人的感情已經很穩固了。

雖說冇有血緣關係,但是這其中的情已然跟親人冇什麼區彆了。

相互關心,相互付出,這就是真正的一家人。

另一邊,溫言和林淺也工作到快十二點纔回去。

店裡晚上十點就已經暫停營業了。

她們忙著準備線上賣的商品以及拍攝賣家圖。

所以說,開店也不一定自由,有時候也是忙到飛起。

但溫言和林淺始終相信,光靠打工是冇有出路的,而創業雖說有虧本忙碌的時候,但也有一夜暴富的機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