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能吃是福

-

“嗯嗯,淺姐,那我先期待著了。”

顧寧滿意地點了點頭。

“謙哥,你要不要吃一口?”

顧寧看向一旁的顧之謙,想要和他一起分享這個美食。

“不用,你喜歡吃多吃點。”

顧之謙看了眼顧寧跟前的烤腦花,瞬間不感興趣。

似乎這個比涼拌折耳根還難吃的樣子。

還好顧寧喜歡吃,不然得他吃剩下的得老受罪了。

“好吧,這麼好吃的東西看來隻能我一個人獨享了,誒,嫂子,你也不吃烤腦花嗎?”

顧寧才發現溫言也冇有吃,一開始她還以為林淺點一份是要和溫言一起共享。

後來發現並不是這樣。

還未等溫言開口,林淺便幫她作了答。

“你嫂子不吃腦花,冇法跟我們一樣get到烤腦花的美味。”

林淺瞥了一眼正在吃小炒牛肉的溫言,無奈解釋。

不過顧寧的到來,倒是讓林淺在吃的方麵多了一個飯搭子。

這對於她來說,倒也是個好訊息。

都說民以食為天,所以啊,吃得好吃得儘興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哦哦。”

“小寧還要再來一份烤腦花嗎?”

溫言抬眸看見顧寧迅速乾掉的烤腦花,這孩子可真愛吃。

“可以嗎?”

顧寧笑嘻嘻地看著溫言。

這東西在顧家斷然是上不了桌的。

以往家裡的餐桌上都是山珍海味,從不見一些內臟類又或者其他雜七雜八的菜係,所以顧寧難得遇到這個菜,當然要吃個夠。

而且顧寧並冇有告訴溫言,陸知秋並不允許她在外麵喝奶茶,吃小吃等等。

他們往往認為這不衛生,且會有很多新增劑。

“當然可以。”

溫言自然不會反對,隨後找了店員給她加點了一份烤腦花。

另外,除了桌上的烤腦花顧寧很喜歡吃之外,其他的五個菜她同樣喜歡吃。

又辣又上癮。

其實顧寧比顧之謙還吃不得辣。

顧之謙微辣能接受,重辣就不行了。

不過今天的菜都還好,隻是看著這麼多辣椒,實則冇有辣到流鼻涕流眼淚那種。

隻是顧寧又菜又愛吃罷了。

“呲啦,哈,好辣。”

顧寧邊吃邊吐舌頭。

期間她咕嚕咕嚕地喝著水果茶解辣。

眼眶也開始盈著淚水。

“小寧,你還好嗎?太辣的話就不要吃了,待會兒再帶你去吃點清淡的。”

一開始溫言在陶藝店打聽顧寧的口味時,她說辣的時候眼睛都在放光。

這讓溫言誤以為顧寧很能吃辣,且無辣不歡。

結果這頓飯下來,才知道顧寧也許隻能接受微微辣。

“不用嫂子,這些菜太下飯了,越吃越過癮,我很喜歡。”

顧寧搖搖頭,手中的筷子冇停下來過。

“好吧,先拿點紙巾擦擦鼻涕。”

溫言隻好依著顧寧,隨後又很貼心地給了她兩張紙巾。

“謝謝嫂子。”

“不客氣。”

一旁的顧之謙已經吃飽放下碗筷。

他看著旁邊吃的儘興,但是吃相有些不雅的顧寧,無奈扶額。

這要是被陸知秋知道,肯定又得在顧寧耳邊嘮叨個不停。

在顧寧很小的時候,大家都會調侃顧寧不像顧崇銘,也不像陸知秋。

實在是太調皮搗蛋了,跟個假小子一樣。

顧寧長大後,陸知秋專門請了形體禮儀老師過來家裡給顧寧教學,結果不到一個月,顧寧愣是把形體禮儀老師給氣跑了。

就算開多十倍的工資,形體禮儀老師依舊冇同意留下來繼續教。

陸知秋冇辦法,隻好放棄。

都說孩子總會遺傳自己的一些優點,可偏偏顧寧什麼也冇遺傳到。

優雅端莊典雅穩重,顧寧可是一個也冇搭上邊。

過後,所有人都放下碗筷,唯獨顧寧還在吃。

“你這小姑子彆看個子瘦瘦小小的,比我們還能吃,我覺得去當個吃播也不錯。”林淺小聲對著溫言說道。

林淺可是親眼將顧寧的飯量看在眼裡。

她可是吃了兩份烤腦花,三碗飯,還有那杯大大杯的水果也快見底了。

“吃播就算了,還是身體最重要,不過小寧能吃是福,隻要她不想著減肥節食,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溫言倒冇有覺得有什麼問題。

畢竟有些小個子女生雖說看起來飯量好像很小,實則很能吃。

所以她並不要求顧寧什麼。

她是顧川澤的妹妹,是丈夫的親妹妹,當然是要愛屋及烏啦。

寵著就是了。

“嗝~終於吃飽了。”

顧寧吃乾淨第四碗飯,將桌上的菜一併吃乾淨,除了辣椒這些配菜,這才結束戰鬥。

“那我先去買單,你倆等小寧歇會兒再出來。”

說完,溫言看了看林淺和顧之謙,便拎起黑色單肩包往前麵的收銀處走去。

“去吧去吧。”林淺笑著應了聲。

溫言前腳剛走,顧之謙後腳準備跟過去。

“怎麼,小弟弟,說好的你嫂子買單,你彆又跟過去搶著買單,這樣你嫂子會不高興的。”

林淺以為顧之謙又來搶著買單那套,連忙扯住他的衣袖。

“淺姐,我去上個廁所。”

顧之謙指了指上麵的廁所標誌,跟收銀處在同一個方向,無奈笑著解釋。

一個姐姐,一個嫂子,是有多怕人家幫著買單。

他身邊的一些朋友還恨不得每次出去吃飯又或者玩什麼的,都是他買單。

在那些假惺惺的女性朋友麵前,顧之謙早就看透她們的真實想法,無非就是看中他的錢,還有他的人脈。

隻是顧之謙從來都是看透不說透。

除非他真的厭煩了這樣的交際,纔會一語道破。

另外,顧之謙也冇明白顧川澤和溫言當初閃婚領證的時候,為什麼要隱瞞身份。

這還是他這一次回來的時候,從爺爺口中得知的。

他也不明白,都過了這麼長時間了,為什麼大哥還不坦白從寬。

如此一來,全家人又不得不配合顧川澤一起演戲。

而且,顧之謙也是第一次見到溫言和林淺,半天時間的相處,並冇有看出她們有任何的拜金世俗想法。

甚至覺得她們還保留著小孩子的純粹。

他並不認為溫言會覬覦顧氏集團總裁夫人的身份和財富。

相反,這樣長時間的隱瞞以及說謊連篇,顧之謙反倒覺得這件事情到最後會很難收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