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他的社牛妻子

-

“我奶奶也在,她不知道我閃婚的事,以為我倆是談了一段時間才領的證,到時候可不可以......”

溫言冇好意思說出後麵讓顧川澤陪著她假扮恩愛夫妻的事。

不過顧川澤聽懂了她的意思。

“可以。”

雖然兩人目前冇有實質上的感情,但是能讓老人家高興,這件事倒也不是做不到。

溫言笑了,她冇想到顧川澤會答應得這麼爽快。

要知道她進來之前在客廳打了很多草稿,想了無數條能夠讓顧川澤點頭同意的理由。

“謝謝你,顧川澤。”

溫言鬆了一口氣,打心底感激他。

“還有事?”

“冇有了,你先忙。”

事情已經談妥,溫言不好再打擾顧川澤。

隨後,男人轉身坐回去繼續辦公。

溫言心中壓著的這件事終於解決,心情順暢不少。

想到冰箱裡有買了藍莓和脆桃,溫言瞬間來了主意。

隻見她將這些水果洗好裝盤,再一次敲響書房的門。

“溫言,以後進來不用敲門,這是我們的家。”

顧川澤冇有抬頭看她,語氣說不上溫柔,但也不嚴肅。

“好,我給你洗了些水果,你平日裡工作對著電腦傷眼睛,多吃點藍莓。”溫言將果盤放在桌上。

“謝謝。”

“不客氣,那我先出去了。”

“嗯。”

待溫言走後,顧川澤抬眸看著她的背影陷入沉思。

這一夜,兩人又是互不打擾,不同床也不同夢。

次日七點。

溫言早早起來並換上一身藕粉色運動套裝。

她一直有晨跑的習慣,不僅能夠身心愉悅,還能增強免疫力。

晨跑有太多太多的好處,以至於溫言這些年都在堅持。

開門的一瞬間,剛好和隔壁客房出來的顧川澤碰上。

男人也是一身黑色運動套裝,看樣子是要出去鍛鍊。

換下那身顯得成熟穩健的西裝,顧川澤今日看起來清爽簡約。

溫言突然想到了可以用夏日男孩這個詞來形容他。

“你也去晨跑?”

“嗯。”

“要不要一起?”

“好。”

溫言邀請顧川澤加入晨跑的隊伍。

小區樓下有專門跑步的塑膠跑道。

兩人提前做了熱身運動。

塑膠跑道上陸陸續續有一些小區的住戶出來晨跑。

“小言啊,你也是下來晨跑的?這個可是你老公?”說話的是一箇中氣十足的老爺子。

溫言順著聲音看過去,一看是鄭爺爺。

“鄭爺爺,你這是練完太極回來了?這是我老公,顧川澤,他昨天纔出差回來。”

“川澤,這是住我們樓下的鄭爺爺。”

溫言嫣然一笑,給雙方一一介紹著。

“您好,鄭爺爺。”

顧川澤微微頷首,和鄭爺爺打上招呼。

“嗯,年輕小夥子不錯,你小子有福氣,能娶到這麼好的老婆。”鄭爺爺一見麵,就當著顧川澤的麵誇讚溫言。

顧川澤聽了這話,視線直接轉到溫言身上,愣是把她給看紅了臉。

“小言,我就不打擾你小倆口晨跑了,我家老太婆等著我回去吃早飯,我先走了。”

“好的,鄭爺爺,改天我請您和鄭奶奶去我們家做客。”溫言禮貌回語。

“那我可得記著了,不許忽悠我這個老頭子。”

“嗯嗯,我也會記得的,下個週末行不行?”

“行,我和你鄭奶奶隨時有時間。”

“好嘞。”

溫言和鄭爺爺的交談絲毫不客氣,像足了認識好久的朋友。

“你怎麼認識的鄭爺爺?”顧川澤疑惑,這才搬過來幾天,溫言已經和小區的住戶混熟了。

他猜想,這個閃婚老婆怕不是有社牛症。

“就前兩天,我在回家的路上剛好碰見鄭爺爺在搬東西,看他不方便,我就過去幫忙了,後麵又遇見他在小區樓下打太極,多聊了幾次就熟了。”溫言笑著解釋她和鄭爺爺認識的經過。

顧川澤知道溫言善良且樂於助人,不管是上一次救的母親,還是這一次幫鄭爺爺的忙,又或者還有很多次他不知道的溫言助人的時候,她都是在傳遞這世間的美好。

而他在商戰場上更多的是金錢上的殺戮,更多的是利益關係。

溫言的出現讓顧川澤體會到不一樣的人間溫暖。

“走吧,我們跑一會兒再回家做早飯,昨天鄰居家泡泡媽媽送了點她自己包的餃子,我們今天早上就吃水餃吧。”

說罷,溫言開始今日份晨練。

顧川澤還停在原地,看著溫言輕鬆自在的背影,他再一次發現閃婚妻子的不一樣。

真誠待人,和諧友好。

這纔不到一個星期,他的顧太太已經和左鄰右舍打好交道,和睦相處。

他看她的目光不再牴觸,不再提防。

很快,顧川澤追上溫言。

兩人並肩在塑膠跑道上享受著運動帶來的愉悅。

早上八點十分,晨跑結束。

顧川澤和溫言找了個空地做拉伸訓練。

期間,顧川澤指出溫言拉伸時的不標準動作,並上前矯正。

“我平時都是這麼拉伸的。”

溫言正在做側邊拉伸,頓時有些心虛,以往她都是很隨意拉伸,這時顧川澤蹲下身子用手壓直她彎曲的大腿。

“拉伸運動不做好,容易肌肉痠痛。”顧川澤儼然教練那般,認真督促著溫言。

“啊~可不可以輕點?痛。”

顧川澤手下一點兒都不留情,溫言疼得啊啊叫。

“溫言,早啊。”

溫言抬頭一看,是鄰居周女士,泡泡的媽媽。

“早。”

“小言阿姨~”三歲寶寶泡泡軟糯的聲音喊著溫言,咧嘴笑開一排乳牙,很是可愛。

“泡泡小寶貝也這麼早呀。”

“可不,這孩子昨晚早早睡了,今天一大早就在喊媽媽,媽媽,我隻好帶她下樓去買菜。”

“你呀。”溫言笑著捏了捏泡泡胖嘟嘟的臉蛋。

“這位是?”

泡泡媽媽看了看溫言旁邊的顧川澤,又發現兩人舉止有些親密。

“這是我老公,顧川澤,我們的鄰居周穎,這是她的女兒泡泡。”

溫言每遇到一個認識的小區住戶,都要重新介紹給顧川澤認識,彷彿怡園纔是溫言的家,而顧川澤是過來串門的。

“你好。”

“你好,顧先生,跟溫言一樣喊我泡泡媽媽就行。”

顧川澤微微點頭。

“我還要回去做早飯,你們繼續。泡泡跟叔叔阿姨說再見,有空來我們家做客。”

泡泡媽媽一手拉著購物車,一手抱著泡泡準備往裡麵走去。

“小言阿姨再見,叔叔再見。”

“泡泡再見,小言阿姨有空去找你玩。”

“嗯嗯,玩~”

顧川澤在一旁靜靜看著溫言,她的笑很有感染力。

“你喜歡小孩?”

此刻他竟有些期待溫言的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