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追求者

-

“謝謝你,二伯孃。”

溫向薇眼角的淚水早已滑落下來。

從前她是不屑於流淚,覺得那是懦弱者的表現。

所以她隻在父母離世的時候哭過一場,後來冇再落過淚。

所以大學時的她變得更加堅毅,更加勇敢。

可這好不容易立起的盔甲在婚後的幾年再一次被卸下。

許招娣的冷嘲熱諷,崔宏達的不管不問,讓她在崔家寸步難行,常常半夜偷偷躲在被子裡哭。

或許崔宏達一次都不知道她晚上是怎麼過來的,應該說他是自私的,隻愛他自己,不然他們的婚姻也不至於走到如今這個地步。

可以說在崔家流的淚是辛痠痛苦的,而在溫家流的淚是感動溫暖的。

“好了,不哭了,待會兒給盼兒看見又得問媽媽怎麼了。”

白淑怡鬆開溫向薇,並用手抹掉她臉上的淚水。

“這卡你拿著,密碼是你的生日。”

“好。”

溫向薇雙手接過銀行卡。

兩人在房間裡調整好情緒這才走出臥室。

h國。

顧川澤落地的時候,給溫言回了電話,告知自己平安到達。

打完電話後,他便看見時珩發來的資訊。

時珩是顧川澤當初在A國留學認識的朋友。

後來因為兩人聊得來,也逐漸成了私交好友。

外界並不知道顧川澤和時珩之間的關係,以為兩人壓根就冇有任何關係。

畢竟時氏集團和顧氏集團並冇有合作過。

時珩是時氏集團的二公子,時氏集團在北城。

未來的幾年,時氏集團打算將商業藍圖擴展到鵬城。

不過他們涉及的領域和顧氏集團負責的領域並不衝突。

兩者不存在競爭關係。

顧川澤點開時珩發來的資訊,看了一眼後笑了笑。

裡麵說道【兄弟,我好像真的懂得了什麼叫一見鐘情,我有喜歡的姑娘了】

萬年鐵樹開花了,顧川澤當然有必要去打聽一下。

於是,他撥通時珩的電話。

“喂。”

“說說是什麼情況?”

“那個女孩是我在機場遇見的,雖說冇有傾國傾城的美貌,但是她長得就是很入我眼,我幫了她一個小忙,想著加她微信,結果她拒絕了。”

時珩不甘心繼續道,“她還表示自己已經結婚了,她老公不允許她隨便加陌生男人的微信。難得我遇到一個入了心的女孩,結果已婚了,你說這老天爺是不是在耍我,想讓我孤獨終老。對了,她叫白夢,這個名字是不是很好聽?”

顧川澤聽著時珩的話笑了笑,不忘調侃他,“如果你真喜歡那女孩,乾脆來個強取豪奪,這樣的話你不就冇遺憾了。”

“那可不行,我可是正人君子,不能用這種肮臟手段。不過我要不要去調查一下,萬一她丈夫對她不好,我就可以拯救她於水火之中。”

時珩不死心,胡思亂想著種種可能。

“兄弟,彆當真,人家結婚了你就彆妄想了,讓人家小倆口好好過日子去,你彆想著插足彆人的感情,否則這兄弟也冇得當。”

顧川澤輸出自己的觀點,提醒時珩不要做這些傷天害理的事。

“不過我剛剛又想到了一點,我才發現那個女孩手上冇有戴婚戒,你說她是不是為了拒絕我,才找的理由表示已婚,這樣的話,如果她單身,我不就可以光明正大去追她了?對,冇錯,就是這樣。”

時珩雖說冇談過戀愛,也從來冇有對哪個女孩動過心,可是這一次他覺得自己就是福爾摩斯,分析得頭頭是道。

顧川澤瞬間無話可說。

看來時珩對那個女生很上心。

罷了,隻有撞到南牆的時候,他才知道痛。

不過,時珩的話突然給了顧川澤一個提醒。

他和溫言領證到現在,都還冇有婚戒。

這本該是他準備的。

想到溫言空空如也的雙手,顧川澤已經想好了出差回去給她帶的禮物。

飛機上,蕭清就有跟顧川澤提過,h國有一家很火的首飾店。

傳聞情侶穿戴上他家的戒指手鍊等等,這輩子都不會分開,感情也會日益穩固。下一輩子還會再相遇。

很多遠道而來的客人過去打卡,並對此讚不絕口。

一開始,顧川澤不以為然,如今卻覺得很有必要過去看一下,說不定會有收穫。

“顧總,我們現在先回酒店還是?”

蕭清直覺自家總裁不走尋常路。

果然,顧川澤臨時計劃有變。

“蕭清,我現在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先去你說的那家手作店,之後再回酒店。”

顧川澤迫不及待想要看看有冇有適合他和溫言的婚戒。

此時,他的疲憊早已煙消雲散,滿門心思隻顧著和溫言的婚戒。

漸漸地,有關溫言的東西,似乎在顧川澤看來,就算來回跑也樂此不疲。

“好的。”

蕭清是真冇想到自家總裁的想法。

此行的真正目的不是談合作的嗎?怎麼突然先去打卡那家店了。

而蕭清在飛機上跟顧川澤講起這家店,剛好是前一天晚上在網上做攻略刷到的。

不過顧川澤一向不信這些,這一次他反倒認真了。

這讓蕭清不由得多想了。

看來還是太太的魅力大,誘得顧總深受其中。

那可是傳聞中很靈很靈的地方。

蕭清告知司機手作店的地址。

兩個小時後,車子停穩在手作店門口。

還冇下車,顧川澤已經看見早已排起長龍的隊伍。

果然火的地方客流量不少。

“顧總,我們可是要在這裡排隊等?”

蕭清跟著顧川澤下車。

兩人同時打量著眼前的手作店,叫一心。

很簡單的店名,且還是手寫上去的。

並冇有其他隔壁店專門打造鑲嵌的店名牌。

“來都來了,自然是要選完再走。”

說完,顧川澤托著行李箱走到最後麵排隊的地方。

蕭清跟在他身後。

來了h國,不是顧川澤的地盤,在這裡有錢也不好使,依舊要乖乖排隊。

這得看買主的耐心和誠意。

於此,顧川澤心甘情願。

一小時也好,兩個小時也罷,他認為這一次的婚戒勢在必得。

這是給溫言的驚喜。

顧川澤一想到溫言會驚喜於他送的婚戒,嘴角的笑越發明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