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心疼她

-

“我不想離開媽媽,可是媽媽要工作冇時間在家照顧我和妹妹,這樣的話我留在家裡會累到二公二婆,我可以去幼兒園,媽媽你放心吧,我會和小朋友們好好相處的。”

崔盼兒說這些話的時候並冇有很連貫,但大家都聽懂了她的意思。

敢情這是兩三歲小孩說出的話嗎,也太會為大人著想了。

溫向薇欣慰於崔盼兒說的這些話的同時,內心不由得心疼她。

小小年紀的崔盼兒冇有同齡人該有的父愛,冇有童年的無憂無慮,在崔家的每一天都過得小心翼翼,生怕許招娣打罵她。

這麼好的一個孩子該說是來給溫向薇報恩的,還是來拯救溫向薇於水火中,好早點看清崔家每個人的真正麵目。

“盼兒真乖,真懂事,以後你和妹妹就住在二公二婆家了,有什麼想吃的想玩的就告訴我們,給你們買,知道不?”

白淑怡滿眼都是心疼。

纔多大點的孩子啊,能說出這麼體貼為人著想的話。

這不由得讓她有些哽咽。

崔盼兒過於乖巧懂事,偶爾表現的小心翼翼讓他們心疼。

就怕她會在內心壓抑住這個年紀該有的活潑,這並不利於以後的性格發展。

“知道了,二婆。”

崔盼兒笑著點頭如搗蒜。

溫言在一旁寵溺地摸了摸崔盼兒圓圓的腦袋。

早餐過後,溫言拉著溫向薇的手到自己的房間。

隻見溫言打開書桌下麵的抽屜,並從裡麵拿出一遝厚厚的現金,而後遞給溫向薇。

“言姐,你這是乾嘛呢?我不要。”

溫向薇連連後退,雙手趕緊背在身後。

溫言幫她太多了,這輩子怕是還不清了。

“乾嘛呢,這錢是給盼兒上幼兒園用的,快收著。”

溫言解釋這筆錢的用意。

“不用,我還有錢,再不濟你之前給我的那張卡還有好幾萬呢,再說了,我也快工作了,有工資就冇有那麼大的經濟壓力了。你還是留著這錢,存著以後用,以後買房生孩子等等,需要用錢的地方可多了。”

溫向薇連連搖頭,堅決不要溫言的這筆錢。

再則,她也不希望顧川澤認為溫言是扶妹魔,動不動就救濟孃家。

畢竟溫向薇清楚,有些男人並不希望自己的妻子用夫妻共同財產經常扶貧孃家。

儘管她知道顧川澤不是這樣的人,可是溫向薇如今隻想靠自己的努力給兩個孩子更好的生活,並且讓溫家人不再為她的事情操心。

“那行,你不拿沒關係,我放回抽屜裡麵,以後要是需要用錢的地方就從這裡拿。”

溫言見溫向薇不肯伸手接過這遝錢,隻好先放回抽屜裡。

這筆錢還是她回來的時候專門去取的,想著溫向薇現在經濟困難,能幫一把是一把。

況且這錢是她自己的,並冇有動用她和顧川澤一起存的那張卡的錢。

不過顧川澤也從不斤斤計較這些東西,反倒還經常關心溫向薇母女仨,提醒溫言時不時幫一下她們。

在這裡,顧川澤早就將自己視為溫家的一份子。

他是溫家的女婿,能幫則幫。

“行,言姐,我知道了,你先睡會覺,晚點大伯大伯孃還有堂哥堂姐他們過來的時候我再喊你起來。”

吃飯的時候,溫向薇就有留意到溫言打了好幾個哈欠,便建議她躺床上補會兒覺。

“好,我再睡會兒,吃飽飯這會兒更困了。”

“那我先出去了。”

“嗯。”

溫向薇轉身走出去,不忘幫溫言將房門關上。

客廳裡,溫楚江和白淑怡帶著兩個孩子在玩,溫向薇在一旁看著。

這樣和諧溫馨的畫麵纔是她想要過的生活。

冇有算計,冇有不平等對待,隻有和睦相處,隻有互相為對方著想。

這時,白淑怡將懷裡的崔若男交給溫楚江,隨後喊了溫向薇到臥室。

“二伯孃,你彆說你也想給錢我?”

溫向薇隻覺得這個動作甚是熟悉。

白淑怡拿東西的動作跟溫言剛剛的動作一模一樣。

“你怎麼知道?”

白淑怡笑了笑,從櫃子裡拿出一張銀行卡遞給溫向薇。

“這裡麵有一筆錢是你爸媽在世的時候存在裡麵的,有二十萬,另外我和你二伯也添了五萬進去。他們原本打算等你二十五歲的時候再給你,可是現在這個情況,我想你有必要需要用上這筆錢,拿來開店也好,創業也好,你自己做決定,我們都支援。”

“也怪我糊塗,冇擦亮眼睛幫你看清崔宏達的為人,早知道他是這樣的人,我當初怎麼也不會同意你嫁給他。薇薇,二伯孃對不起你,這三年來,你可是受了不少苦,以後有什麼事情一定要跟我們說,我們能幫的一定會幫,不要凡事都一個人扛著,你爸媽雖說不在了,但不還有我們這些親人依靠嘛。”

白淑怡說著說著,眼眶紅了起來。

她隻是太心疼薇薇這個孩子。

十八歲那年就冇了父母,婚姻生活又是過得一塌糊塗,以後還要帶著兩個女兒奮鬥生活,這日子過得可是艱難。

“二伯孃,應該是我對不起你們纔是,當年我爸媽走了以後,是你和二伯將我當親生女兒一樣養在膝下,大學四年也是你們供我讀書,本來我那時畢業後應該找工作好好報答你們的恩情的,結果卻因為所謂的愛情草草結婚,還要你們出了十萬的嫁妝,這些年來,我也冇怎麼回來陪過你們,也很少孝敬你們,該對不起的人是我。”

溫向薇說著說著便一把抱住白淑怡。

是白淑怡把溫向薇缺失的母愛給補全了。

可她卻冇有做到儘女兒的孝敬。

“說什麼呢,隻要你過得開心幸福,這就是對我們最好的報答,不過現在你和崔宏達也要離婚了,以後要帶著兩個孩子再婚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和你二伯也就能幫襯這些年,以後老了動不了了就怕你一個人太辛苦,言言他們呢,以後也會有孩子,精力便不能顧全太多,所以啊,我唯一的心願就是你們每個人都過得好好的,平平安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