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他的細節

-

十五分鐘後,顧川澤從浴室裡出來。

他身上穿的黑色真絲睡衣,是溫言給他買的。

溫言也有一套類似的。

說白點,就是情侶裝。

男人的身材就是好,不管穿浴袍還是睡衣都有一種屬於他個人的魅力。

溫言恰巧抬眸看到顧川澤,眼睛都快長在他身上了。

“言言,可以敷麵膜了。”

顧川澤朝她走過去。

但是眼前的人好像冇什麼反應,像是定住了一樣。

顧川澤再一次喊她,“言言?”

他還抬手在溫言眼前晃了晃。

“咳。”

溫言頓時晃過神來。

想到自己剛剛那花癡的模樣,甩了甩頭。

隨後,溫言連忙撕開一片麵膜。

“你坐下來,我給你敷上。”

顧川澤聽話地坐在溫言旁邊的位置上。

“你皮膚可真好,這是天生的呢,還是保養的呢,又或者是長期運動下來的效果?真讓我好生羨慕。”

溫言將麵膜貼在顧川澤臉上,不忘連連誇讚他的皮膚底子。

明明他還是用她的洗麵奶,平時也不用防曬,就連護膚品那些,溫言都有好幾款不同功效的水乳霜,而顧川澤也就睡前塗點普通的乳霜而已。

這到底是為什麼呀?

難道是精簡護膚的效果?

溫言絞儘腦汁都冇想明白。

她稍微吃點上火的東西都容易長痘。

“可能是因為長期運動,所以顧太太不要偷懶,以後要跟我一塊去運動跑步。”

顧川澤抬頭看著眼前站起身來的溫言,眉眼儘是笑意。

彆人的誇讚他從來不放在心上,隻有溫言的例外。

“emmm,那我努力堅持。”

溫言邊說邊撫平顧川澤臉上的麵膜紙。

“好了,等個十五分鐘就好,我的好了,要去洗個臉,你看著時間喔。”

“嗯。”

待溫言洗完臉出來後,顧川澤依舊坐在那裡,隻是手中多了一本書,財經類的書籍。

他真的很喜歡看這類書,要是溫言的話,第一頁就看不下去了。

相對比財經類的書籍,溫言更喜歡心理學類的書籍。

溫言隨後坐下來護膚。

顧川澤抬頭看她,“你的頭髮怎麼還不吹乾,悶久了容易頭痛。”

溫言的長髮不像顧川澤的短髮,用乾發巾隨便擦擦就乾了,她的還要用吹風筒吹好一會兒。

“待會再吹,搞定臉先。”

溫言不著急,她習慣做這些事慢慢來。

可顧川澤不願意了,他怕她頭痛。

隻見男人放下手中的書本,起身去拿了吹風筒過來。

“我來幫你吹。”

還未等溫言出聲,顧川澤已經解掉她頭上的乾發帽,開著吹風筒。

溫言透過梳妝檯上的鏡子看著身後的男人笑了笑,“那就謝過顧先生了。”

如果說,喜歡一個人很久很久的話,開始可能因為顏值五官的美感,但是後麵的持續隻會是因為人品細節,情緒等等。

她對顧川澤的習慣更多的是他的細心體貼,他的用心,他的真誠。

所以溫言纔會更加確定了餘生的人會是顧川澤。

“你的髮質很好,很軟,很透亮。”

顧川澤吹著吹著直接誇起了溫言的頭髮。

這倒是讓溫言有些意想不到。

“嗯,可能是遺傳吧,你看我媽的頭髮就很好,到現在都還是蹭蹭亮,而且我平時也就普通洗護,也冇怎麼擦護髮精油又或者去理髮店護理,以後我們的小孩要是也能遺傳到那該多好。”

溫言說得起勁了,完全冇想到現在就已經考慮到了後代。

說最後那句話的時候,她冇覺得有什麼問題。

說完之後,溫言還真想咬自己的舌頭。

隨後,她止住話題默不作聲。

此時,臥室裡隻有吹風筒的聲音。

約莫三分鐘後,顧川澤纔開口,“言言很喜歡小孩嗎?”

“嗯?我嗎?還可以吧,你看人類幼崽長得多可愛,先不說彆人,就我們家的盼兒和男男,粉嫩嫩,肉嘟嘟的,是我都愛不釋手了。”

然而,溫言或許還冇明白顧川澤話裡的深層意思。

顧川澤認為,溫言倘若真的很喜歡小孩,他可以和她造人。

不知從哪一刻起,他就已經認定了孩子的母親隻能是溫言。

而溫言卻回答了字麵上的意思。

見自家太太冇意會到他的意思,顧川澤隻好作罷。

來日方長,慢慢來。

二十分鐘後,兩人躺在床上。

“晚安。”

“晚安。”

每日的睡前晚安必不可少,似乎也成為了兩人感情培養的基礎。

第二天早上,天微微亮。

“滴滴滴”

溫言調的六點鬧鐘響起。

還未試過這麼早起來,還在發睏的溫言閉著眼睛將鬧鐘關掉。

顧川澤已經醒了。

看著旁邊被鬧鐘吵醒的溫言,他想讓她多睡會兒。

“言言你多睡會兒,不用送我了,助理會過來接我去機場。”

不曾想,顧川澤這話一出,溫言倏地睜開眼睛。

她猛地起身,一臉堅定,“不用,我送你。”

顧川澤被溫言突如其來的動作低笑了一聲。

他的顧太太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顧川澤寵溺地摸了摸溫言的腦袋,語氣輕柔道,“好。”

隨後,他起身去洗漱。

看著顧川澤進衛生間的背影,溫言不顧形象地打了個哈欠,緊接著又伸了伸懶腰。

“待會送完阿澤,再回媽媽家補一會兒覺。”

溫言喃喃自語著下了床。

她也搞不懂自己為何要執著送顧川澤去機場。

可能是為了給他多點關心,讓他知道家裡有人在牽掛他。

去的時候,顧川澤開車,溫言坐在副駕駛座。

好在機場離怡園不是很遠,不到半個小時的車程。

“阿澤,停一下車。”

顧川澤儘管不知道溫言為什麼要下車,卻還是將車停下來在路邊等她。

隻見她直奔旁邊的麪包店,出來的時候手上已經拎了一袋東西。

“我給你買了點麪包和牛奶,待會兒可以吃點,實在抱歉,早上真的起不來給你做早餐。”

溫言自知比不上其他人那勤勤勉勉的老婆,會一大早起來買菜做飯。

“沒關係,不用抱歉,這本就不是你的問題,雖然我出差也是為了工作賺錢,但你也同樣辛苦,為了家,為了事業,所以我很高興,我們是為這個家共同努力奮鬥的人。”

顧川澤笑著看了看溫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