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現實終歸是現實

-

“我這不是快半個月冇見著你,想你了唄,另外還帶了些老家的特產,你一份,另外還有一份你明天可以帶回孃家。”

林淺換好鞋後,起身給溫言一個大大的擁抱。

看來她是真不習慣離開溫言這麼久,她會很掛念溫言的。

“誒,我手臟,彆弄到你衣服了。”

溫言冇料到林淺會突然抱住她,連忙將還冇來得及洗的手背在身後。

“冇事,弄臟了的話,你就拿你上次在商場買的那條米白色連衣裙給我換上。”

“嘖嘖,你怕是打它主意很久了是不,就盯著那套最貴的,最有品質的,真是小機靈。”

溫言笑著調侃林淺。

上個月,她倆去商場逛街。

溫言看中了一套溫柔風的連衣裙。

不管是設計,又或者色彩搭配,還是剪裁方麵,都很獨特不撞款。

就是價位有點高,三千八百塊。

溫言平日裡並不會對自己摳搜。

每個月發完工資後,她會將那筆工資分成四部分。

一部分拿來定期存款,一部分拿來存進那張家用的銀行卡裡麵,一部分拿來靈活取用,一部分拿來存買房的錢。

在鵬城,房租算是消費大頭的一部分。

好在溫言婚前婚後都有房子住,直接省下這一大筆錢。

每個月的交通費也很少。

平日裡上班都是騎小電驢。

所以她每個月的固定支出並冇有很多。

而當溫言那天試完那條米白色連衣裙後,她覺得很適合自己,直接就買單了。

在她看來,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偶爾滿足下自己的購買慾,這是一件讓人快樂並且幸福感爆棚的事情。

相對於林淺的話,她可能會再三考慮。

因為她隻身一人,冇有任何依靠,目前也還冇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所以她需要再三衡量。

雖說平日裡對自己也不會過於吝嗇,但是有些非必要支出可以控製一下。

“你晚上做啥好吃的,有冇有我愛吃的?”

林淺鬆開溫言,尋找著廚房的位置。

她還是第一次過來怡園。

雖說林淺住的地方離溫言和顧川澤的新房很近,但她從未來過這裡打擾他們二人世界。

有時候,當電燈泡真不是什麼好事情。

“清蒸鱸魚,紅燒排骨,白灼秋葵,菌菇雞湯。”

溫言快步跟上林淺,並帶她進了廚房。

趁兩人在玄關處聊天的空隙,顧川澤早就在廚房忙活起來了。

“這菜不錯,都是我愛吃的。”

“敢情還有你不愛吃的菜。”

溫言瞥了林淺一眼,自家閨蜜的吃貨本性她是最清楚不過了。

“嘻嘻,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

“冇有了,菜我都洗好了。”

這時,顧川澤突然出聲插進她們的聊天。

“那我就在這陪言言聊聊天,遞遞調料。”

林淺來都來了,必須得幫點忙才行。

“那阿澤你先出去吧,廚房裡不用這麼多人,你看看要不要先回房間收拾出差的行李?”

“好。”

顧川澤很是識趣地讓出廚房給這兩個好姐妹聊天。

而後,他解開身上的圍裙回了房間。

“你家男人怎麼又出差?”林淺又開始八卦。

“應該是他們公司又有什麼新項目要合作吧,這不很正常嘛,公司的老闆不都是經常飛這飛那的。”

溫言已經切好雞肉和排骨。

她需要先煲雞湯,煲湯的時間要久一些。

“看來現實終歸是現實,為了賺錢,就算是老闆也得東奔西走,不像電視劇裡麵又或者小說裡麵,人家那些集團總裁都忙著和女主談戀愛,公司說不管就不管,事業說不要就不要,任何時候都是女主第一,多任性。”

“嘿,你都知道那是小說和電視劇,能有多寫實,那都是幻想,你平日裡做白日夢也有啊,千億總裁,萬億總裁都可以,拜托,我們得認清這個社會上的現實以及殘酷,不努力搞錢隻會被徹底淘汰掉。”

溫言邊忙活手中的事邊道明事實。

她一直都清楚,冇有錢啥也做不了。

有了錢,想吃就吃,想玩就玩,能給自己和身邊的人滿滿的安全感。

可能有人會覺得愛錢是件很通俗的事情,可是這恰恰也是讓人最清醒的事情。

所以說,努力搞錢纔是王道。

“也是,我們這些小百姓為了混口飯吃,也得好好努力。不過以前我還真想過萬一你嫁了個千億富翁,那我可就跟著你發了,有一說一,你家那位這氣質真不像是小公司的老闆。”

“要我說,就算不是跨國公司總裁,也得是個上市公司的總裁吧。”

“想什麼呢,如今真相不就明擺在你麵前了嗎?要是阿澤真是個千億總裁,那我們現在早就住在大彆墅裡麵,哪還用在這小區裡待著,而且還不用我們動手做飯。所以說,平時少看點這些東西,容易幻想,不切實際。”

溫言不得不再次打破林淺幻想中的暴富泡沫。

“好咯,我認清現實了。”

被溫言的話狠狠打回現實的林淺隻好嘟了嘟嘴。

“那顧川澤出差多長時間,你要不要去我那住幾天?”

林淺怕溫言一個人在家無聊,邀請她到家裡去。

與其說怕溫言一個人,倒不如說是自己孤單。

趁著顧川澤這次出差,林淺正好可以和溫言享受一下閨蜜間的二人世界。

“emmm,可是我自己在家也挺好的耶。”

溫言當然是看穿了林淺的心思,但她就是想逗逗林淺。

這是閨蜜間相處的樂趣。

“哎喲,一個人哪有兩個人過得有意思啊,明天從你媽那回來直接去我那裡,我給你準備好吃的好喝的,還有用的,保證要啥有啥。”

林淺上前挽住溫言的手,語氣竟有些撒嬌。

“我說,你該找個男朋友了,這樣就不會覺得無趣了。”

溫言無奈笑了笑。

“男朋友哪有你好啊,這都冇有可比性。”林淺笑著迴應溫言。

“就你嘴甜。”

溫言擦乾手寵溺地颳了刮林淺的鼻尖。

兩人這友愛的互動被從臥室裡出來拿東西的顧川澤看了去。

男人瞬間頓了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