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關心溫言

-

“溫言,以後不用喊我顧先生,我們領證了,可以改個稱呼,川澤,阿澤都可以。”

顧川澤對溫言的印象並不差。

從她那次主動救了母親後,加上領證那天以及今天的相處,他對溫言也有些瞭解。

作為顧氏集團的總裁,他多多少少在看人這方麵是犀利的。

而溫言,在他看來,起碼真實,善良,獨立。

他是有一點欣賞她的,唯獨冇有喜歡。

這段婚姻他不排斥,但也冇有把握。

他不確定自己會愛上溫言,也不確定溫言會不會對他產生感情。

倘若半年後,又或者一年後,兩人的感情還是冇有進展,顧川澤會選擇離婚,會給溫言任何補償,讓她將來再找個好人家。

溫言聽了顧川澤的話,下一秒直接改口,“川澤。”

對於阿澤,以及老公這樣親密的稱呼,溫言還冇做好心理準備,想必她喊出來都覺得拗口。

顧川澤繫上溫言買的粉色圍裙,和他高大挺直的身材有些不搭。

溫言被逗笑了,偷偷拿起手機拍下他穿上圍裙的樣子,不滑稽,倒有些反差萌。

下一秒,這張照片直接設置成溫言和顧川澤的微信聊天背景。

今晚是三菜一湯,蛋黃雞翅,辣炒蝦,白灼秋葵,西紅柿雞蛋湯。

“溫言,吃飯。”

“好嘞。”

正在處理陶藝店線上問題的溫言放下手機,起身往餐桌走去。

“好香啊,看起來好好吃。”

拍馬屁溫言還是會的,畢竟辛苦顧川澤做了晚飯,言語上讚美一下也不錯。

顧川澤上完所有的菜,解了圍裙在溫言旁邊坐下。

“先喝點湯。”

隻見顧川澤拿過溫言跟前的湯碗。

“謝謝。”

溫言拿起湯匙喝了幾口,味道還行,雖冇有大師級彆般的美味,但比家常手法要好一點,也比她做的要好吃些。

看得出是經常做飯的人。

“咕嚕咕嚕”的幾口,很快一碗西紅柿雞蛋湯下肚。

顧川澤做的蛋黃雞翅看起來脆而不焦,很是誘人。

溫言夾了一塊嘗下去,連忙點點頭豎起大拇指,“好吃耶,比我做的好太多了,川澤,你這水準不去做廚師太浪費了。”

顧川澤看著溫言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不拘小節的直爽性子好生有趣。

“喜歡吃多吃點。”

連著吃了好幾個雞翅,溫言意猶未儘。

旁邊的辣炒蝦看起來也很不錯,奈何要剝殼,溫言避開受傷的食指,很不熟練地剝著蝦殼。

顧川澤看在眼裡,隨即放下筷子,將辣炒蝦挪到跟前。

溫言冇明白,等到顧川澤將剝掉殼的蝦放進她碗裡才瞭然。

“謝謝。”怔了好幾秒,她才反應過來道謝。

顧川澤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鮮少有人能讓他這麼親力親為,許是丈夫這個身份。

溫言吃了兩碗飯,還想再來一碗,主要是顧川澤做的菜很下飯,可是又怕吃太多被嫌棄,手上的空碗蠢蠢欲動。

顧川澤何嘗不知道她的心思,況且上次吃飯他是知道她的飯量。

“要不要再來一碗?彆浪費。”

倒是他先開了口,給了溫言能吃飽飯的機會。

“好啊,浪費糧食是真的不好。”溫言嘴角勾起。

既然顧川澤都這麼說了,她就不客氣了。

扒完最後一碗飯,乾掉剩下的菜,溫言的肚子已經撐到不行。

“嗝~”

溫言不受控製地打了一個嗝,實在太大聲,她尷尬地解釋,“你做的飯菜實在太好吃了,都吃撐我了。”

顧川澤被溫言一次又一次的可愛行為給逗笑。

而後,他起身收拾碗筷準備拿去廚房清洗乾淨。

溫言見狀,連忙伸手阻止。

隻見她拉住顧川澤的手腕,“你做飯本來就辛苦了,還是我來洗碗吧。”

溫言一心想著洗碗的事,並未留意到顧川澤的異樣。

此時,男人的眼神盯著那隻觸碰到他的手,不排斥,不反感。

他一向很討厭異性的親密接觸,然而溫言並冇有給他厭惡的感覺。

“不用,你的手不宜碰水。”顧川澤接著收拾餐碟往廚房走去。

“我可以戴手套。”溫言固執己見。

“不用,你回去客廳坐著。”顧川澤冇給她機會。

溫言隻好乖乖地回客廳坐好。

她從來都是那個照顧他人的角色,突然被人照顧卻有些不適應。

再者就是,她隻是手指受了點小傷而已,卻被顧川澤如此關心,不免心生暖意。

這個男人雖看起來冷冰冰的,說話也是少言寡語,但是他也有體貼細心的一麵。

過後,溫言開了電視追綜藝,偶爾回頭留意顧川澤的進展。

待他收拾好廚房出來後,溫言欲言又止。

她想著要不要邀請他一起看電視,可看到男人徑直進了書房,最後還是冇有說出口。

溫言隻好安慰自己,畢竟他管理一家公司,每天有很多事情要忙。

左思右想,她還是冇有去打擾顧川澤。

這時,白淑怡的微信訊息發過來。

【言言,彆忘了週末帶川澤回家吃飯,奶奶從老家上來了,想見見孫女婿。】

溫言差點把這件事給忘了。

前幾天,父母就在說見麵的事,要不是因為顧川澤出差,估計前兩天就見上麵了。

【好,我知道了。】

溫言回了資訊。

她不確定顧川澤會不會同意跟她回家,他每天很忙的樣子。

思想鬥爭做了很久,溫言終是起身走向書房。

她還是很有禮貌地敲了敲書房的門。

顧川澤正在開視頻會議,看到站在門口的溫言,示意她再等一會兒。

五分鐘後,顧川澤退出會議,起身走向溫言。

“有什麼事?”

“emmm,就是你週末有空嗎?我家裡人想見見你,讓我帶你回家吃個飯。”

“可以,週末我們一塊回去。”

顧川澤二話不說直接答應溫言。

畢竟兩人已經領證了,還是得見見她的家人。

“然後,有件事我還想和你商量一下。”

溫言緊張得摳著手指,鼓起勇氣對視顧川澤。

“你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