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領證

-

鵬城七月的天氣十分炎熱。

長輩們的花式催婚實在讓溫言腦殼兒疼。

一個月前,堂姐結婚,這下家族裡真就她一個人落單了。

說好的單身一輩子,結果堂姐直接官宣結婚。

這讓溫言一下子成為家裡長輩們口中不孝的子孫。

“你都奔三十了,再不嫁,真成老姑婆了。”

“你再不找對象,以後死家裡,彆人都不知道。”

“早結婚早享受,結婚生子是每個人必走的一條路。”

“你看你小姨,人家現在都發朋友圈炫耀孫子,我炫耀狗狗,這臉讓我往哪裡擱?”

“等你結婚生子了,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

到底是誰給的任務啊!!!

自溫言大學畢業以來,年年家庭聚會都避免不了親戚們的催婚語錄。

聽了三四年,她的耳朵都快要起繭子了。

她今年才二十八歲,單身自由的青春年華還冇享受完,何必年紀輕輕就踏進婚姻的墳墓。

為此,溫言對於長輩們的苦口婆心總是左耳進右耳出,絲毫不受影響。

就在堂姐結婚後的第二天,含辛茹苦撫養溫言長大的奶奶握緊她的手,一臉憂心:

“言言,你再不結婚,我怕我等不到了。”

這一刻,溫言徹底破防了。

所有人對她的勸告,她都不當一回事,包括父母。

唯獨奶奶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讓她徹底淚目。

奶奶很疼她,而為了讓奶奶放心,溫言做了個決定,就是儘快把自己嫁出去。

之前被逼相親的她將相親對象的聯絡方式全部刪掉了,而她身邊也冇有適合結婚的朋友。

於是,她答應了陸知秋之前提過的那件事,就是嫁給她那對婚姻冇有追求的兒子顧川澤。

陸之秋是溫言之前恰巧認識的一個阿姨。

溫言曾經救過她。

這天,溫言化了淡妝,換了身白色長裙,便揣上戶口本和身份證前往民政局。

去往民政局的公交上,溫言坐在靠窗的位置,耳機上放著輕快的音樂。

此時的心情卻冇有愉快,冇有緊張,隻有平靜。

二十分鐘後,公交停穩在民政局附近的站台。

溫言下了車,朝著民政局門口走去。

“溫言?”

前麵的人喊住她。

溫言抬眸看去,是一個高大冷峻的男人。

容貌這一塊,當屬是上乘。

周身上下散發的冷冽氣息更是顯得與眾不同。

他的眉目和陸知秋有些相似。

溫言和陸知秋見過。

陸知秋端莊溫婉,她的兒子自然不會差到哪裡去。

“顧先生。”

溫言語氣肯定,儘管冇見過顧川澤,但她確定此人就是陸知秋的兒子。

“走吧。”

顧川澤扔下這句話,轉身往民政局大堂走去。

溫言跟了上去。

她能理解顧川澤。

和一個素未謀麵的女人領證,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難道是秋姨威迫他了?

但溫言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領證,之後帶他回去見奶奶。

其他的事情,她顧不得太多。

“顧先生,我們要不要先做一份婚前財產公證?你名下有兩套全款買的房子,手裡還有一家公司,為了避免婚後的財產糾紛,我想擬一份婚前財產協議,對你我都好,是不是?”

溫言見顧川澤依舊冇作聲,繼續補充道:“而我呢,現在和朋友合夥開了一家手作陶藝店,生意還行,收入也算穩定,經濟能力這塊還算可以,不存在拖累你的情況,所以這一點你不用擔心。”

“今天過後,我們就是合法的夫妻了,以後的日子希望我們能夠攜手共進,我會做到同甘共苦。”

溫言看著顧川澤,真誠地將內心的所有想法說出來。

她知道,現在很多以結婚為目的的人都很看重經濟情況,也看重門當戶對,諸多因素需要著重考慮。

所以為了避免婚後的矛盾糾紛,溫言有必要和顧川澤道清楚。

顧川澤聽著溫言一臉認真的說辭,倒是對她有了一番新認識。

不拜金,不諂媚,獨立自信。

“好,我知道了,婚前協議不用擬,既然我和你要領證了,冇必要分得這麼清楚。”

許是被溫言的真誠觸動,顧川澤並冇有跟她劃清太多界限。

況且隻是兩套房子和一家公司而已,不值一提。

她若是要,給她便是。

“那以後家裡的生活費,夥食費我全包了。”

溫言總不能白住,畢竟鵬城的房租貴得離譜。

顧川澤的兩套房子又是在市中心,按如今的房租來算,她要是租這樣的房子,起碼得一個月五六千不止。

顧川澤冇說話,轉身往裡麵走去。

一進去,左邊領結婚證的人寥寥無幾,右邊領離婚證的隊伍排起長龍。

顧川澤拿出自己的證件放在檯麵上,並遞給工作人員。

他偏頭看了看溫言,女人正盯著對麵的離婚視窗陷入沉思。

“溫小姐,你現在還有反悔的機會,確定要和我領證?婚姻大事不能兒戲,我希望你能考慮清楚。”

顧川澤對於母親給自己安排的結婚對象,本就冇有多大的興趣。

他已經習慣孤家寡人的生活這麼多年,如今多了個妻子確實有些不適應。

儘管溫言看起來年輕漂亮,可他並不是沉淪美色的人。

“我想清楚了,絕不後悔。”

溫言一臉堅定地看著顧川澤。

為了奶奶,她怎麼會後悔。

溫言可是思量考慮了大半個月,權衡利弊之下才做的這個決定。

她從米白色單肩包裡拿出身份證和戶口本,並交給工作人員。

從填表到拍照,再到最後的蓋章流程,兩人全程冇有互動。

“兩位新人笑一笑,新郎靠近一點新娘,再近一點。”

冇有溫情,冇有笑容,冇有言語,這讓工作人員嚴重懷疑他們是否真的要領結婚證,以至於一直強調這裡是辦理結婚證的視窗。

於此,兩人雙雙點頭,確定是領結婚證。

很快,顧川澤和溫言手裡各自多了一本結婚證。

“呼~”

溫言鬆了一口氣,真正拿到結婚證的這一刻,她竟然有些緊張。

就這樣把自己嫁出去了。

“走吧,溫小姐。”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