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牽三掛四,滋味簡單

-

一宿無話,徐無極早早地便歇下了。待到次日清晨那束明媚的陽光從窗簾折縫中斜照進來的時候,徐無極懶懶地伸了一個腰便下床簡單套了一套短袖牛仔褲,便起身朝門外走去。

這怕是他最清爽的一套行頭了。在徐無極看來,這次走入這個邊遠省份的邊遠城市,彷彿一切都是那麼自然、隨意,正像他目前的人生態度一樣,在頂點之上墜落之後,彷彿更加期待心靈的鬆快和肢體的隨意和活絡了。外在的一張皮囊,也一起變得不重要了。冇有十分重要的人事,收拾外表給陌生的麵孔看,也同樣是毫無意義。“隻要自己活得自在,其他的都不重要”,他正穿過門前的走道踱著步子緩緩往出走,一邊在腦海中泛起了這一股無聊的想法。

也同時在這個時候,陳箐箐透過自己的窗戶將目光悄悄地落在這個男人身上,默默盯著他走了出去,直到一晃眼殘存下的背影。她怔怔地出著神。

雖說她向來不喜歡過分隨意到邋遢的男人,但這個男人卻好像不那麼一樣,至少她能透過這幅皮囊看到另一個乾淨的靈魂一樣,但又充滿著不能令她捉摸的大量故事,一時間兩方麵的矛盾全部堆積在她的腦子裡,竟讓她愣愣地在窗前定住了。

當然,她也曾經三番五次地想拉著他想要給他重置一身在凡人看似體麵的行頭,甚至嘗試忖度著他的尺寸給他置備了一套她比較滿意的行頭送上門去,但好像世俗的偏見永遠套不住這匹草原上的獨狼一樣,拽扯不下來他的這幅立世態度。“不,狼這種動物絕對不能形容眼前走過的這個男人,是更傲立的還是更滄桑的或者更多的詞語下去巢狀一種精神崇拜,究竟是什麼她自己也一時間想不到了”陳箐箐想到這裡,竟連她自己也默默笑了一下,看來這個男人自出現在她家的短短一個月不到的時間裡,已經悄然走進了她的世界。不禁微微回過神來,她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地俏臉微微一紅。

徐無極穿過這所隱藏在N市的古樸的建築的穿堂,跺出正門來的步子向右邊緩緩拐著去,大約走了兩百米的樣子,一頭紮進邊上的小巷子裡。

這小巷子不算很長,約莫一公裡不到的樣子。散落在兩旁的除卻零散經營著的各種餐飲日用個體經營商鋪外,一溜零零散散地可見各種早點攤。按照往常的慣例,他也不假思索便坐到了李嬸的早點攤前。

“李嬸,老樣子,一碗米線蓋肥腸,外帶兩份包子”徐無極隨口說著,“陳叔,你家如悅高考完了吧,這都快七月了,成績有了冇?”就這麼有的冇的信口給老兩口說著。

“剛出,715分,考得還可以。這不,約著她們同學去外麵瘋了。”陳文遠就這麼滿臉堆皺地說著,老伴李秀顏也時不時堆著笑看了過來。可以看出來,兩口子內心掩飾不住的喜悅。

“好事,恭喜啊,如悅是個好姑娘,你們也算熬出頭了”徐無極順著兩口子接著話茬,內心也著實為他們高興。

吃完東西,徐無極繼續朝著巷子繼續向前漫無目的地走著,隨手伸進口袋想著摸一根香菸出來,冇成想帶出了昨天陳箐箐留給她的名片來。一邊點燃他那顆紅塔牌的香菸,一邊就著順手接過來看著名片上的資訊,思域雅頌有限公司、陳思揚,看著這個公司名和人名,他略略地點了點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