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奴香》 第6章

「這有什麼關係?」我笑了笑,把他撲倒在床上,「良宵苦短,我可捨不得晾著你。」「菀娘……」李少虞還想說什麼,卻被我的手指堵住了嘴唇。...《玉奴香》第6章免費試讀「啊!」預料之外的,這道佛光居然冇有劈到李少虞。反而是那佛子慘叫一聲,被那道金光彈了回去。原來李少虞是真龍天子的命格,身上有真龍護體,佛子對人界的帝王動了殺心以後,變遭遇了天譴。「噗!」佛子吐出一大口血,臉色慘白。他憤恨的看著我們,「妖孽,你要是再執迷不悟,擾亂人間秩序,我不收你,天道也必將讓你灰飛煙滅!」說完,他便化作一道金光離開了。我看著他離開的方向,微微蹙眉。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我好像在他身上感應到了我哥哥的氣息。我吃痛的捂著胸口,劇烈地咳嗽了起來。「菀娘!你冇事吧!」李少虞連忙扶住我,一臉關切地問。我搖了搖頭:「我冇事。」「還說冇事,你看你都咳出血來了。」李少虞連忙拿手帕替我擦血,眼神裡滿是心疼的神色。看著李少虞焦急的樣子,我的心裡不由得湧上了一陣感動。「剛纔……你為什麼要救我?」我輕聲問道。「因為你是我的妻子。」李少虞毫不猶豫地回答道。「今晚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無論你是人是妖,你都是我這輩子唯一的妻子。」「作為你的夫君,保護你是我的責任。如果你死了,我也會陪你一起死。」李少虞的話音剛落,我的眼眶就不由得濕潤了起來。在這個世界上,還從來冇有一個人對我說過這樣的話。還從來冇有一個人願意為了我而放棄自己的生命。李少虞,是唯一的一個。這個至純至性的男人,讓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人間最深的情感。「傻瓜,你知不知道,我剛纔差點害死了你。」我摸著李少虞的臉,哽咽道。李少虞看著我猶豫道:「菀娘,其實我早就認識剛纔那個和尚了。他的法號叫梵行。」「他曾經跟我說過,我是真龍天子的命格,不應該沉溺於七情六慾之中,而應該潛心修佛,追求無上大道。」「那時候,我正好因為雙性人和母後與太傅偷情的事情鬱鬱寡歡,所以纔會聽他之言,整日裡參禪打坐,求一個內心的清靜。」「可是,自從遇到你以後,我才發現,我的人生不應該像一口枯井那樣毫無波瀾。我應該擁有愛情,擁有幸福,擁有這個世界上一切最美好的東西。」「菀娘,其實是我連累你了。如果不是我的話,那和尚也不會傷害你……」李少虞越說越自責,眼眶漸漸有些泛紅。「少虞,我們之間不說這些……」我撫摸著他的臉頰,柔聲安慰。「而且今晚是我們新婚的日子,你確定要讓一個和尚來破壞我們的洞房花燭夜嗎?」這個外表柔弱,內心堅強的男人,讓我第一次體會到了人世間最深的牽絆。我用銅鏡施法,很快就恢複了自己身上的傷口。脫下身上大紅的婚服,問他,「少虞,你還想要我嗎?」「不……不要了……」李少虞搖頭道,「你受了傷,應該好好休息纔是……」「這有什麼關係?」我笑了笑,把他撲倒在床上,「良宵苦短,我可捨不得晾著你。」「菀娘……」李少虞還想說什麼,卻被我的手指堵住了嘴唇。「噓……今天晚上,就讓我做你一夜的妻子。你想對我做什麼都可以……」看著我嬌柔嫵媚的麵容,李少虞將我緊緊地摟在懷裡,瘋狂地親吻著我,「菀娘,我愛你……」李少虞的嘴唇柔軟而炙熱,在我的唇齒之間輾轉反側,令我意亂情迷。我熱情地迴應著他,身體就像觸電了一樣,不停地顫抖著。我們兩個靈體相合,漸入佳境,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我的心神開始盪漾,靈魂開始顫抖,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都充滿了愉悅的感覺。極樂的那一刻,我卻突然感覺到一股鑽心的疼痛。低頭一看,蓮花鏡上居然出現了一道細細的裂痕。裂痕越來越長,越來越寬,漸漸地佈滿了整個鏡麵。梵行剛纔用佛法重傷了我的根本,我必須儘快離開太子府,想辦法修補元神了。第二天清晨,我早早的便起來了。看著還在熟睡之中的李少虞,我心裡不由得湧上一絲不捨。這個至情至性的男人,讓我體會到了世間最深的快樂和幸福。但是人妖殊途,我不可能為了一個凡人蹉跎一生。我俯下身,輕輕地吻了一下李少虞的額頭。「再見了,太子殿下。」我在心裡默默地說道。-幾天後,我站在觀音廟的山上,遠遠地望著繁華的長安城裡,太子大婚。看著喜慶的紅色,我的情緒有些低落。那晚,我和李少虞度過了我們的洞房花燭夜。我至今還記得他親吻我時的樣子,還有他賣力叫我菀孃的樣子。說了要忘,可是我卻還是會時常想起他那份至純至性的善良和愛。我歎了口氣,剛準備離開,目光卻突然落在了太子接親的隊伍前為首的那個騎馬的將軍身上。隻見他的褲子被撐的老高,走路的姿勢都有些怪異。我仔細一看,發現他那裡居然天生不凡,褲子都快容不下它了。我吃了一驚,連忙掐指一算,算到這個將軍居然就是長安城內出了名的巨物將軍顧懷瑾,天生神器,娶了幾任妻子都因為承受不住他的神器,在新婚夜斃命。我看著他精氣旺盛的樣子,心下大喜。我現在元神受損,正需要這樣的人來為我療傷。等我養好了傷,我一定要去找梵行那個妖僧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