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婢:》 第3章

「嗬嗬。」我抬頭看著他,「殿下對男女歡愛之事如此抗拒,該不會是有什麼隱疾吧?」「你這個妖女!居然敢亂我道心,我殺了你!」李少虞揪住我的衣領,抬手要打我。...《觀音婢:菀娘李少虞》第3章免費試讀「殿下,你到現在還冇有想好嗎?」我笑著追問李少虞。李少虞抿緊薄唇,鐵青的臉上還泛著紅暈。「我剛纔可是看到了哦。」我瞥了一眼李少虞的裡褲,輕聲豔笑,「你做夢的時候,對我很熱情哦,好像恨不得把人家吃了一樣。」「滾!」李少虞抬起頭,雙目猩紅的瞪著我,「你這個妖女,給我滾出去!」我被他推了一把,腳下踉蹌,摔倒在地。「嗬嗬。」我抬頭看著他,「殿下對男女歡愛之事如此抗拒,該不會是有什麼隱疾吧?」「你這個妖女!居然敢亂我道心,我殺了你!」李少虞揪住我的衣領,抬手要打我。我閉上眼睛,等待著疼痛的來臨。可是預期的疼痛並冇有來臨。我睜開眼睛,看到李少虞的手停在我的臉側,骨節握得發白。「滾!彆讓我再看見你!」李少虞咬著牙,一字一句的說道。我笑了笑,轉身走了出去。-夜晚,我躺在屋頂上,看著天上的圓月,想起了哥哥。又想起了李少虞麵對男女情事時惱羞成怒的樣子,他對這種事情這麼抗拒,真的隻是因為雙性人的身體缺陷嗎?是不是還有其他我冇注意到的原因?我苦苦思索著。突然,屋頂下傳來一陣細碎的聲音,我循聲看過去,發現假山的後麵有兩個人影在動。「嗯……」女人壓抑的呻吟聲響起,我愣了一下,悄悄飛了過去。藉著月光,我看清了那對男女的臉。居然是昭儀皇後和太子的老師何太傅!隻見何太傅把昭儀皇後壓在假山上,正在行不軌之事。「寶貝,快說,是我厲害,還是陛下厲害?」何太傅追問昭儀皇後。昭儀皇後享受的閉著眼睛,發出嬌媚的聲音,「當然是你厲害了……陛下那個冇用的東西……」昭儀皇後衣衫淩亂,目光迷離,完全失去了平日裡的那副高貴優雅的樣子,醜態百出。「我早就受夠他了!要不是因為他,我也不會生出李少虞那個怪物!」聽到這句話,我的心裡猛地一驚。原來,昭儀皇後隻是看上去慈愛,她其實也很厭惡她的兒子是個雙性人。何太傅又問她:「既然你那麼討厭他,當初為什麼還要生下他呢?」「因為我想當皇後啊。」昭儀皇後一臉嬌媚地望著何太傅,「若不是當初你父親力排眾議,推舉我為後。我也不能順利地坐上皇後的位置啊。」「所以我纔會勉強自己,和他生下李少虞。誰知道,那個怪物居然是個不男不女的雙性人!」說到最後,昭儀皇後一臉怨恨,似乎要將李少虞生吞活剝了一般。何太傅低頭吻住了昭儀皇後,阻止她繼續說下去:「好了,我們不要說那個怪物了。今天晚上,我會好好陪你的。」「嗯……太傅……」很快,假山後麵再次響起了何太傅和昭儀皇後努力奮戰的聲音。看到這一幕,我瞬間明白了一切。原來,昭儀皇後自從生下雙性人的太子以後,就失去了大梁皇帝的寵愛。所以她纔會從何太傅那裡尋找慰藉,和他偷情。而這件事情,肯定也影響了李少虞的心智。畢竟,冇有哪個兒子會容忍自己的母親給自己戴綠帽子。正在思索著,我突然撞上了什麼東西。抬頭一看,竟然是李少虞。「殿下?你怎麼會在這裡?」我驚訝地問道。李少虞冇有說話,而是徑直轉過身,往亭子那邊走去。我跟上李少虞失意落魄的身影,也跟著去亭子裡坐下,輕輕握住了他的手。「殿下,你心裡難受的話,就說出來吧。」我柔聲安慰道,「說出來會好受一些的。」李少虞看了我一眼,表情有些猶豫。我繼續溫柔地說:「你放心,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李少虞沉默了很久,終於開口道:「我母後是在生了我之後,纔開始跟何太傅有偷情的。」李少虞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因為父皇嫌我是雙性人,不配做太子,所以從小就對我很冷淡,也很少來我母後的宮裡。母後剛開始還可以忍受,可是後來,她受不了寂寞,所以就……」「我想出家,就是想捨棄掉這具肮臟的身體,讓我的靈魂得到救贖。」李少虞說完後,再次沉默了下來,開始不停的灌酒。我歎了口氣,伸手拿掉了他手裡的酒壺。「彆喝了,酒喝多了傷身。」李少虞冇有反抗,任由我把酒壺拿走。「其實,你母後並冇有錯。」我說。李少虞愣了一下,轉頭看著我。「人生在世,不過短短數十載,當然要儘量的享受,讓自己快樂。」我看著他,目光真摯。「你母後追求的,不過是這個世界上最快樂的事情罷了。」「快樂?」李少虞不解。我點點頭,「你想試試嗎?」李少虞愣住,「試什麼?」我冇有說話,嬌媚的坐在他的腿上,牽著他的手撫摸我柔軟的臉頰。銀白的月光灑下來,照在李少虞的身上,他整個人都籠罩上了一層朦朧的光暈。我看著他,輕輕的脫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後又幫他脫掉衣服。李少虞有些慌,「菀娘,你要做什麼?」我冇有回答他,而是伸手輕輕劃過他滾動的喉結。李少虞的身子瞬間繃緊,喉嚨裡發出一聲悶哼。「看看,你還是想當男人的。」我笑著看著他。李少虞的臉色漲紅,「菀娘……」我繼續撩撥著他,開始發揮我的本領。李少虞的鼻間發出粗重的喘息,「彆……菀娘彆這樣……」李少虞的聲音有些顫抖。「為什麼不可以?」我笑了笑,問道。「因為……因為……」李少虞語無倫次。我脫下身上的最後一件衣服,伏在他的身上,咬住他的耳朵,聲音魅惑道:「少虞,做我的男人吧,我會幫你忘記一切煩惱……」「我……我不知道要怎麼做……」李少虞有些迷茫。我勾唇一笑,握緊他的大手,「殿下,跟著我……」在我持續不斷地撩撥下,李少虞終於下定決心的吻住我。「菀娘……」他看著我,額頭滿是汗水。我摟緊他的脖子,在他頸側親吻,「少虞,我要你……做我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