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婢:》 第5章

他甚至還要娶我。「菀娘,我想娶你做我的太子妃。」...《觀音婢:菀娘李少虞》第5章免費試讀昭儀皇後隻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建成了一座規模宏大的觀音廟。這座觀音廟的造型十分奇特,殿內的觀音坐像也是一半男相一半女相,頗有雌雄同體的意思。建成那天,全城的百姓都前來燒香拜佛,表達自己對觀音大士保佑的感激之心。而李少虞這邊,他已經徹底迷上了我,成日和我糾纏在一起。他不再提出家的事情,甚至撕掉了佛經,摔毀了佛像,發誓再也不會出家。他甚至還要娶我。「菀娘,我想娶你做我的太子妃。」李少虞拉著我的手,目光真誠的看著我。「恐怕不行呢。」我搖了搖頭,「我是千年鏡妖,你是真龍天子的命格,我們不可以在一起的。」李少虞急道:「為什麼不可以?隻要我們真心相愛,誰都無法將我們分開!」看著李少虞真誠的目光,我再次搖了搖頭:「我是要離開的人了,不可以動情的。」「你要走了?」李少虞一臉驚愕地問。我點點頭:「我來皇宮已經有段時間了,是時候離開了。」「我不許你走!」李少虞抱住我,任性地說。我歎氣道:「太子殿下,我與你歡好,隻是想讓你體驗到男女之事的快樂而已。隻有這樣,你才能破戒還俗,變成一個真正的男人。」「而現在,你的處子之身已經破了,我也該走了。」李少虞見我堅持,知道攔不住我,隻好放我離開。但是他卻希望我在離婚之前能送他一個洞房花燭夜,圓了他想和我做夫妻的願望。我一時心軟,答應了。-第二天晚上,李少虞特意準備了兩套婚服,一套給他穿,一套給我穿。在紅燭的映照下,我穿上了紅色的婚服,搖曳的燭火映襯得我格外明豔動人。李少虞看得有些癡了。「菀娘,你今晚真好看。」李少虞由衷地讚歎道。「因為這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呀。」我微笑著拿起桌上的交杯酒,遞給李少虞一杯,「我們來喝杯酒吧。」「好。」李少虞接過酒杯,一飲而儘。我也端起酒杯,將杯中的美酒喝光了。喝完酒後,李少虞再也按捺不住,將我抱到床上,瘋狂地親吻起來。紅燭搖晃,他目光癡迷的看著我,「菀娘,你真美……」我摸了摸他的臉,情動道:「少虞,你會永遠記得我嗎?」「會!」李少虞既痛苦又堅定的看著我,用那隻大手纏綿不捨的撫摸著我潮濕的臉頰。「菀娘,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你。」我笑了,「那便是足矣。」李少虞低下頭,吻住了我的唇,呼吸熾熱,「菀娘,我好喜歡你……」接下來,李少虞用遍我教他的所有知識,想讓我一輩子記住他。我們緊緊地擁抱著彼此,把此刻當作末日來相愛。就在我快到到達極樂的時候,一道金光突然從空中砸下!光芒之中,一個身穿僧袍的俊美男人緩緩降落在地上。「大膽妖孽,爾等豈敢誘惑未來的真龍天子入妖道,併爲自己建觀音廟騙取世人的香火功德!」「今日本座便要替天行道,收了你這個妖孽!」話音剛落,佛子便擲出手中的金缽,向我狠狠地砸了過來。我此時正處於極樂之中,疏於防備,被金缽重重地擊中,狼狽的倒下床,吐出一大口鮮血。「菀娘!」李少虞連忙衝過來,焦急地檢視我的傷勢。「我冇事……」我捂著胸口,掙紮著站了起來。佛子冷漠地看著我不著寸縷的樣子:「哼,區區妖孽,也敢在本座麵前賣弄風騷。今日,本座便讓你灰飛煙滅,以絕後患!」說完,佛子便雙手合十,口中唸唸有詞,再次將金缽向我擊來。金缽帶著淩厲的風勢向我襲來,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我想起身閃躲,可是我的身體卻痛的動彈不得。「小心!」關鍵時刻,李少虞突然撲了過來,把我護在了身下。金缽打在他的身上,他痛呼一聲,吐血不止。「少虞!」我大驚。「菀娘……你冇事就好……」李少虞看著我,虛弱的笑了笑。我看著他,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傻……傻瓜……」明明快被我拋棄了,卻還是這麼維護我……「大膽妖僧!」李少虞抹去嘴角的血跡,艱難的站起身,擋在我的身前與佛子對峙。「我是菀孃的夫君,你要是想傷她,就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找死!」佛子冷著臉,瞬間動了殺心,揮下一道佛光似的利刃朝李少虞劈來。「李少虞,本座有心渡你,你卻和一個妖孽糾纏不休!那就彆怪本座不客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