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婢》 第1章

「出去。」李少虞的聲音冷的像冰。我非但冇有出去,反而蹲下身,伸手去解他胸前的衣物,「殿下,您還冇見識過女人的滋味,怎麼能讓妾身出去呢?」「今天就讓妾身來教你,什麼纔是真正的男人吧。」...《觀音婢》第1章免費試讀我是長安城遠近聞名的觀音婢,凡是經過我調教過的女子,個個能把自己的夫君迷得五迷三道的。我能讓不睦的夫妻恩愛,無子的女人生養,失寵的女子再獲寵愛。“觀音婢”的名聲,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地宣揚開了。這邊剛送走一位求子的鄉紳夫人,那邊又來了一位剛生完八胎,下麵像布袋一樣鬆垮的趙娘子。生子前,她丈夫對她愛不釋手。生了八胎後,她丈夫嫌她不夠**,開始在外麵眠花臥柳。趙娘子聽說我的名號以後,帶著一肚子的妊娠紋來找我,希望我能幫她重獲丈夫歡心。我讓她脫光了躺在床上,拿出一隻通體青銅的鏡子,用鏡柄在她滿是妊娠紋的肚子上輕輕劃過。鏡柄所到之處,趙娘子的肌膚就變得緊繃細膩,像初生的嬰兒一般。鏡柄慢慢向下,她渾身的肌肉開始繃緊、顫抖。她扭著身子對我求饒,「菀娘,快停下來吧,人家好難受啊——」我當然冇停,繼續用鏡子在她身上施法。同時教導她,她到家後要怎麼伺候她的丈夫。最終,趙娘子大聲尖叫了一下,整個身體都癱軟了。這時,我才收起銅鏡,對趙娘子說:「剛纔我用手裡的銅鏡為你施法,已經將你的身體恢複到十六歲的狀態了。現在的你,比少女還要迷人。」趙娘子滿意的看著自己消失的妊娠紋,還有變成少女的身子,對我千恩萬謝。到家後,趙娘子就展示起了我所教的本領,把她丈夫服侍得很舒服。趙相公很快便與趙娘子重修舊好,發誓再也不到外麵去找女人了。這件事很快傳進了宮,大梁昭儀皇後得知以後,邀請我進宮,希望我能教導她那個一心向佛,想要出家的兒子——當朝太子李少虞,讓他成為真正的男人。進宮前,我照舊給手裡的銅鏡上了香。這風月鏡是我隨身之物,是我和哥哥的命根子。是的,我不是人,是妖。這風月鏡,原名蓮花鏡,是上古神器,能助男女歡娛,也能傷人於無形。鏡分陰陽兩麵,我是陰麵觀音,哥哥是陽麵天奴。我兄妹二人從小一起修行長大,彼此不離。可二十年前,陽麵天奴曾下山被邀請進宮,之後消失匿跡,我再無哥哥的訊息。我此番下山做觀音婢,就是為了進宮尋找哥哥。-翌日,我沐浴焚香,身著華服,跟著宮裡的嬤嬤進了太子李少虞的寢殿。按照嬤嬤所說,李少虞清心寡慾,不近女色,隻想剃度出家,做佛門弟子。可是,他的母後偏生要他娶妻生子,繼承皇位。此時正值初夏,李少虞正在浴池中沐浴。浴池內,水霧繚繞。李少虞坐在浴池中,閉目打坐,口唸佛經。我脫去身上的薄紗,走進水池中,用腳踢踢浴池裡的水,濺起的水花落在李少虞的臉上。李少虞不悅地皺了皺眉,依舊閉目打坐,隻是手中的佛珠越轉越快。「出去。」李少虞的聲音冷的像冰。我非但冇有出去,反而蹲下身,伸手去解他胸前的衣物,「殿下,您還冇見識過女人的滋味,怎麼能讓妾身出去呢?」「今天就讓妾身來教你,什麼纔是真正的男人吧。」說完,我就伸出手指,向李少虞的身體摸了過去。李少虞臉色漲紅,猛然睜開眼,一把揮開我的手,「大膽妖女!本太子一心向佛,豈會被你所蠱惑!」我不依不饒地說:「太子殿下,你身為儲君,肩負著大梁江山社稷的重擔。若是你不肯破戒還俗的話,大梁江山就要斷送在你手上了!」說完,我又伸手,繼續去碰李少虞的身體。李少虞大怒,猛地從水中站起來,揪住我的頭髮罵道:「妖女!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信不信本宮現在就殺了你!」就在李少虞站起來的一瞬間,我看清了他光裸的全身。猛然一愣——大梁的太子殿下居然是個雌雄同體的雙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