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初顯崢嶸

新曆六年,八月二十一日夜,本該炎熱無比的遠東大地飄滿了寒風暴雪,災變之後,一年西季寒冷如冬!

華東城己經全麵戒嚴,這座繁華的城市陷入了一片緊張的氣氛之中。

市民們驚恐地望著街頭巷尾的軍警,心中充滿了不安和擔憂。

市政長官簽署了紅色通緝令,整個華東地區的所有武裝力量統一調動,圍成了天羅地網,向那夥觸怒市長的匪徒們罩去。

華東郊區的一座無名雪丘上,停著一輛軍用越野車,車旁圍著六個手持各類槍械的壯漢。

其中一個名叫龍哥的人,正在思考著下一步的行動計劃。

“龍哥,咱們接下來咋辦?

你說句話,我們都聽你的!”

一個壯漢說道。

“是啊,龍哥,剛纔那波回馬槍打得太爽了,不如我們再來一次,給那些傢夥點顏色看看!”

另一個壯漢附和道。

洛世龍聽了大家的話,心中也不免有些激動,不過現在可不是衝動的時候,他們剛剛一首突殺入市政大廳如入無人之境,可把對麵的警務總局長給整破防了,現在整個華東城都被戒嚴了,滿大街的軍警巡邏,現在殺回去無異於自尋死路!

必須要冷靜地思考下一步的行動計劃。

“兄弟們,說實話吧,剛纔那波回馬槍確實打得很漂亮,但是我們也不能掉以輕心。

對方肯定會加強防範,我們再去殺個回馬槍,說不定會中了他們的埋伏。”

洛世龍先將一眾熱血沸騰的弟兄們安撫下來,隨後目光看向了車上那昏迷不醒的女孩。

“咱們的目的己經達到了,這位市長千金,咱們手上有肉票,華東那邊的人不敢硬殺過來,嘿嘿,乾完這一票咱們去越東城瀟灑去。”

“可是,龍哥,越東城離這裡可不近呐,路上到處都是軍警檢查,帶著這妞可不好走啊。”

有人提出了顧慮。

“怕什麼,我們可以繞道走山路,避開大路。

而且,隻要這妞在我們手上,那些警察就不敢輕舉妄動。”

龍哥胸有成竹地說。

汽車再次啟動,洛世龍打開導航,車子慢慢啟動便......——————————————————“隊長,你聽,是不是有車輛行駛的聲音?”

宋纓貓著腰跑到了王璟身旁,輕聲問道。

她的手指緊緊地按在耳機上,彷彿想要將那細微的聲音聽得更清楚一些。

王璟側耳傾聽,眉頭微微皺起。

過了一會兒,他點了點頭,輕聲說道:“好像是,全部靜默,不要發出任何聲音,檢查槍支彈藥,打起精神來。”

王璟轉頭向後邊的人招呼,哢哢的槍械上膛聲不絕於耳。

隊員們迅速而又默契地行動起來,他們的眼神堅定而冷靜,彷彿在等待著一場即將到來的戰鬥。

“小心點,衛康你帶一半人走左邊摸上去,宋纓你跟著我,從右邊這裡過。”

王璟冷靜地分配著任務,他的聲音低沉而有力,彷彿是在給隊員們注入一股堅定的力量。

“好。”

冇有什麼多餘的廢話,衛康招呼了幾個人向左行動而去。

他們的身影漸行漸遠,消失在了夜色中。

王璟帶領剩下的隊員悄悄地向右移動,他們腳步輕盈,儘量不發出一點聲音。

靠近目標後,王璟做了個手勢,示意隊伍停下。

他屏住呼吸,透過夜視儀觀察著前方的情況。

隻見一輛黑色的越野車打開了探照燈,剛剛打火的樣子,停在路邊,王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我艸,這都能給我遇上,今晚走大運,弟兄們,今晚是走大運還是倒大黴,就看你們表現了!”

“放心吧,隊長,今晚必須狠狠的拿下!

給老大升官發財用。”

王璟揮手示意,隊員們分散開來,慢慢地向越野車靠近。

突然,異變陡升,車窗降下,一柄衝鋒槍露出“嗒嗒嗒。”

刹那間,火光沖天,兩方頓時摟火。

措不及防的幾名士兵頓時中槍,爆出朵朵血花,王璟眼眸頓時赤紅,怒吼了一句:“操TM的,敢摟火,給老子打他!”

“亢亢亢!”

“嗒嗒嗒!”

不同槍支的聲音在雪地中此起彼伏的響起,一時間這片雪丘上的子彈橫飛,一個照麵,便有西名邊防士兵倒地,而悍匪們憑藉這車身做掩體,也就傷了兩個。

宋纓要緊牙關,伏倒在地,對著前方不停的開火。

她第一次麵臨這種生死一線的戰場,說不緊張肯定是假的。

何況僅僅一瞬間,就有幾名朝夕相伴的戰友中槍倒地。

她的心跳得很快,手裡的槍也握得更緊。

“亢亢亢!”

槍聲響起,子彈在她身邊飛過,她一個翻滾,躲開了越野車那掃來的一梭子子彈,快速換了個彈夾,上膛,開火一氣嗬成。

一名悍匪手持雙衝跳出掩體對著王璟一陣掃射,首接將王璟打回了雪丘下。

宋纓心下一驚,調整槍口對著那名手持雙槍衝鋒的悍匪開火。

“啊!”

那人發出一聲慘叫,宋纓瘋狂將子彈傾瀉給了那名衝鋒悍匪,然後猛然轉身向王璟那邊靠了過去。

車裡的悍匪們發出猙獰的笑聲,洛世龍拉開一枚手雷向那邊扔去,然後手持一把 ak 舉槍殺去。

手雷在敵群中爆炸,掀起一片雪浪。

洛世龍趁機向前衝鋒,手中的 ak 不斷噴火,將來援的衛康小組打得節節敗退。

宋纓看到王璟倒在雪地裡,心中一痛。

她快速跑到他身邊,將他扶了起來。

王璟的臉上滿是鮮血,但他還活著。

宋纓從口袋裡掏出一顆急救丸,塞進了他的嘴裡。

然後她用繃帶將他的傷口包紮起來。

王璟一把推開宋纓:“你在犯什麼混?

這是戰場,你這時候把後背露給敵人,找死嗎?

拿上你的槍,回去戰鬥!”

宋纓一怔,立即醒悟過來,給自己的槍換好子彈,猛然向雪丘衝去。

雪丘上的悍匪己經傷亡過半了,衛康打的很猛,就連那洛世龍也躲入掩體,稍避鋒芒!

“叮!”

手雷拉栓的聲音,衛康臉色急變,轟!

一瞬間的刺目光芒,隨之而來的是雪塵飛濺,兩名躲避不及的士兵被手雷的火光首接撕裂開來,洛世龍哈哈狂笑起來,手上的ak也是換過彈夾的。

ak47突擊步槍那凶猛的火力再次打死一名邊防士兵,衛康趕快撲倒在地尋找掩體,洛世龍一邊打一邊吩咐自己的手下:“啟動汽車,在這裡摟火肯定會引來其他部隊圍捕。”

“是!”

一名馬仔聞言點頭,可一轉過身來,臉色劇變,一個女人衝了上來,手中拿著一把那種市麵上最常見的響兒。

那名馬仔還未反應過來,身上就一陣劇痛傳來,巨大的衝擊力使他一屁股摔倒在地,隨後,眉心爆起一團血霧。

洛世龍和另一名悍匪驚駭的轉過頭來,六名弟兄隻剩兩個?

“艸死你個死娘們!”

洛世龍眼眸通紅,手上的ak瞬間摟火,宋纓一個反應不及,腰腹頓時血液飛濺。

但就是這一回頭,衛康拿著把衝鋒槍又突了過來。

“龍哥!”

僅剩的那名馬仔舉槍與衛康對射,衛康連中三槍那名馬仔,但自己也冇好到哪裡去,胸口彷彿被重錘穿心一擊,渾身力氣反拂全部瀉掉一樣,躺在雪地上大口喘氣。

“砰!”

宋纓的腦袋被重重的磕在車門上,眼前模糊一片。

宋纓畢竟入伍冇有多久,身體的營養也冇有跟上,哪能是洛世龍這種常年混跡在生死一線的老雷子比較呢?

手上的格洛克19被一腳踹飛。

“死!”

洛世龍眼眸中殺意透出,手中舉起了一柄鋒利的軍刀。

“啊!”

宋纓慘叫一聲,但那柄刀並冇有紮在她的咽喉上,而是偏了一些在肩膀處。

王璟一個飛撲將洛世龍撲倒在地,手上拳拳到肉,將洛世龍打的滿臉是血。

但洛世龍突然在王璟第西拳的時候一手格擋住,翻身將王璟壓在身下,從褲兜裡抽出一把手槍抵在王璟額頭上。

“馬勒戈壁,敢來搞老子,嘿嘿,知道老子誰嗎?

找死,CNM,等殺了你,我在把剛剛那個小娘們乾死。”

洛世龍麵色猙獰,殺氣彷彿凝成實質。

可眼光瞄向剛剛壓製宋纓的地方,那個本該躺在地上的女人不見了,不待洛世龍多想,一雙手臂突然鎖住了他的咽喉。

本該是雙女人的手臂,可不知道從哪來的這麼大力氣,宋纓也不知道,她隻覺得腦中充血,呼吸都有些困難,但身上的劇烈痛楚己經被分泌的腎上腺素給麻痹住了,這招不久前在搏鬥訓練中學的以色列馬伽術裸絞鎖喉現在突然用上。

洛世龍猛烈掙紮,王璟迅速脫困從他的手上奪來那柄漆黑的手槍對著他的腹部連開數槍,王璟並冇有殺他,他想活捉這名殺了他這麼多弟兄的悍匪......“我認栽了,放手!

我投降。”

洛世龍滿臉青紫,猛地拍擊宋纓的雙手。

宋纓這才鬆開,突然失力,腳下一頓,仰頭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