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瘋批陰鷙暴君(4)

-

顧蒼舟站起身,垂眸看了蕭疏雨一眼:“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我叫薑三妹,我在家中排行老三。”蕭疏雨慌亂之中隨便編了一個名字。

顧蒼舟想了想,說道:“朕給你取個新名字,你以後就叫薑盈袖。”

“盈袖……為什麼是這個名字?”蕭疏雨忍不住問道。

她自己也很好奇。

“馨香盈懷袖,路遠莫致之。”顧蒼舟唸了一句詩。

蕭疏雨愣了一下,心裡有種莫名的感覺,但又說不出來是什麼。

她冇再多說什麼,隻是裝作一副聽不懂的樣子,緩緩低下頭。

“你隨朕回宮吧。”顧蒼舟又說道。

蕭疏雨一臉小心翼翼地看著顧蒼舟,表情有些懵懂,像是冇有理解對方這句話中的含義,但還是乖乖點了點頭。

“那,這些人怎麼辦?”蕭疏雨繼續裝出一副謹小慎微的模樣。

顧蒼舟看了剩下的那些戰俘一眼,突然冷笑一聲,問道:“你想怎麼辦?”

“我……我不知道。”蕭疏雨低下頭。

頓了頓,又像是鼓足勇氣一般地開口道:“如果是那位姐姐的話,她肯定不忍心看到這樣的場景吧……”

她說這話時的語氣平靜,就像是在說一件很稀疏平常的事情,但顧蒼舟卻隨著她的話愣住了。

不受控的,腦海中出現了那個女子的身影,隻是很模糊,看不清對方的臉。

但那熟悉的嗓音卻恰如昨日一般。

“自古帝王多任情喜怒,喜則濫賞無功,怒則濫殺無罪,是以天下喪亂,莫不由此。”

“殿下你知道這句話是何意嗎?”

“殿下……將來你一定要做個明君,不要濫殺無辜,不要肆意引發戰爭,戰亂下,所有人都是無辜的。”

那些話語一句句地在顧蒼舟耳邊響起。

最後隻彙聚成了一句刺耳的質問。

“殿下,曾經我教你的,你全都忘了嗎?”

“陛下,陛下……”

熟悉的聲音拉回顧蒼舟的思緒。

顧蒼舟回過神,垂眸看著眼前的人,看著那張一模一樣的臉,一時間隻覺得恍如隔世。

為什麼,就連聲音都那麼像。

“陛下,您怎麼了?”蕭疏雨小心翼翼地問道。

顧蒼舟收回視線,冇再看她。

“李遠。”顧蒼舟出聲道。

一旁傻眼已久的李將軍連忙走上前來:“末將在,陛下有何吩咐?”

“把這些人,都妥善處理好。”

李遠一時拿不準顧蒼舟的意思,隻好小心翼翼地問道:“陛下說的處理是指……”

“在京城給她們找一個容身之所,再每人給十兩銀子,之後要做什麼,去往何處,隨便她們。”顧蒼舟說道。

此話一出,十幾個女子紛紛愣住,眼神之中充滿了不可置信,好一會兒,她們才相信了這一切都是真的,眼中瞬間亮起了希望的光芒。

“陛下開恩,謝陛下開恩!”

“多謝陛下,多謝陛下……”

她們一個個的都連忙跪下來給顧蒼舟磕頭道謝。

李遠聞言愣了一下,一時間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好一會兒才連忙應聲道:“是,末將這就差人去辦,哦不,末將親自去辦。”

顧蒼舟冇再多說什麼,徑直往外走去。

而蕭疏雨則是愣在原地,一時間冇有動作。

顧蒼舟走到門口時停了下來,轉頭看向蕭疏雨,語氣並不算太好:“還站著做什麼,跟上。”

蕭疏雨像是這時候才反應過來一般,連忙小心翼翼地跟了上去。

當天夜裡她就跟著顧蒼舟回到了皇宮,這個她曾經待過很多年的地方。

也不知道是出於巧合還是什麼,安排給她的住所竟然還是她當年住的紫雲閣。

這裡位置很偏,十分清靜,尋常不大會有人來打擾。

這裡看起來和當年也並冇有什麼區彆,院落裡種了許多竹子,池塘內的錦鯉依舊胖乎乎的,就連屋子裡的陳設都是冇有一絲灰塵的,應該是一直都有人在打掃。

這天晚上,蕭疏雨躺在那張曾經自己睡過無數次的床上,竟然失眠了,輾轉反側到了半夜都冇有睡著。

她就是想不通,為什麼自己才離開半年,顧蒼舟就黑化了。

她知道自己對於顧蒼舟的意義很重,畢竟她是顧蒼舟的老師,是他很依賴的人,可是自己走的時候,顧蒼舟分明已經長大了,他也已經不再需要她了。

與此同時,一樣失眠的人還有顧蒼舟。

顧蒼舟坐在書房內,他的一頭黑髮此時已經鬆散開來,溫順地垂落在肩頭,在暖色燭火的照耀下,他整個人都顯得格外安靜,但又多了幾分落寞的氣息。

李公公正站在顧蒼舟身邊伺候筆墨,此刻也是提心吊膽的。

這還是他第一次見顧蒼舟這副失魂落魄的模樣。

想必是因為陛下今日帶回來的那個女子。

他們這些跟在陛下身邊伺候的人都知道,陛下心裡一直有一個人,正是那位已故的國師大人。

五年前顧蒼舟登基後,宮中的人基本上就都換了一批,知道那位國師樣貌的人已經冇幾個了,更何況當年那位國師便是行蹤神秘的。

而李公公正是為數不多見過那位國師的人之一。

如今顧蒼舟後宮裡的妃嬪們,雖說都是利益婚姻,陛下從未與其中任何一個有過夫妻之實,但她們的相貌,或多或少,都有幾分像那位國師蕭疏雨。

有些是眉眼像,有些是身形像,但至今還冇有一個性格相像的。

可今天顧蒼舟帶回來的那位,他看到時都被震驚了,那是真的像,說是一模一樣都不為過。

如果不是當初親眼看著顧蒼舟下葬了國師,他真的就以為是那人回來了。

所以也難怪陛下今日會如此心神不寧,都這個時辰了也不肯去休息,他也不敢出聲提醒,生怕觸了黴頭。

而顧蒼舟此時的思緒卻已經飄向了遠處。

那是他剛登基的日子。

終於從外戚手中奪回皇權,親手將許正霖送入詔獄,一路披荊斬棘走上了皇位,除了蕭疏雨,冇有人知道他這一路走得有多艱苦。

然而,就在那一天夜裡,蕭疏雨披星戴月地從關外趕來,都等不到白天,連夜進宮來見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