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直抵韃靼王庭

-

草原之上,屍骸遍野。

顧凡與身後的大軍人人染血,猶如地獄而來的厲鬼。

身上的血腥味經久不散,就是狼群靠近也會嚇得瑟瑟發抖。

時值三月,距離顧凡進入草原已經一個半月了。

這段時間,顧凡繞過韃靼征南大軍,深入草原上千裡。

而代價就是,現在顧凡已經與大周完全失聯,訊息也無法傳出去。

大周知道的顧凡最後的訊息還是一月前斬殺韃靼兩萬鐵騎,之後就再冇有訊息傳回。

此刻,顧凡剛剛屠戮完一個韃靼部落,這一個月時間以來,顧凡已經見慣了殺戮,臉色冷漠,僅僅是靠近就能感受到那股攝人心魄的殺氣。

“啟稟將軍,韃靼王庭百裡內已經冇有任何部落存在。”

此時,一個斥候來到顧凡跟前稟報。

三天前,他們就探測到了韃靼的位置,這也多虧了簽到得來的草原地圖,上麵標註著韃靼王庭,匈奴王庭,甚至蒙古部落和女真部落的大致位置。

知道了王庭的位置,顧凡就命令探查王庭周圍的部落。

作為王庭,常年都有大量兵力駐守,更何況是草原民族這種幾乎全民皆兵的族群。

哪怕現在正當戰時,一個萬人部落依舊能湊出兩三千的精銳騎兵。

因為韃靼是馬背上的民族,隻要是十幾歲以上有些氣力的青壯男子,隻要給一匹馬,一把刀就是一個騎兵。

所以,顧凡估計王庭大概會有五萬左右的精銳鐵騎,加上老弱恐怕有不下十五萬人。

哪怕有俘虜補充,顧凡也僅僅隻有三千人,三千打五萬本就是地獄難度。

也就顧凡知道白袍軍曾經七千打贏過三十萬纔敢這麼玩。

既然下了這個決定,就要做好萬全的準備,自然不能留著王庭附近的一些潛在隱患。

萬一打著打著背後突然出現幾萬支援王庭的韃靼鐵騎,那這三千零一條英魂就得交代在這了。

看著麵前恭敬的斥候,顧凡冇有一絲異樣,冷漠的命令道:

“傳本將令,埋鍋造飯,所有人原地休息,兩個時辰後全軍集合!”

“是!”

下達命令後,顧凡就隨意找了一片空地躺在地上,靜靜的麵對天空假寐。

兩個時辰很快過去。

顧凡提槍上馬,威武不凡的環視一圈。

麵前是整裝待發的三千白袍將士。

顧凡看著這一個個麵色堅毅的將士們,想到了這一路走來的腥風血雨。

想到了韃靼對大周子民的各種虐待侮辱,想到了戰死的將士同胞,那一幕幕血淋淋的場景,顧凡高高舉起手中長矛,沉聲喝道:

“吾至此以來,屠城掠地,實為不少;君等殺人父兄,掠人子女,又為無算。韃靼之眾,並是仇讎。我等纔有三千,虜眾十五萬餘,今日之事義不圖存......”

“攻克韃靼王庭,登上燕然聖山,祭天封禮,眾將士,隨我...死戰!!!”

“死戰!!!”

一陣陣咆哮聲迴盪在草原,三千白袍軍猶如打了雞血一般,熱血沸騰,全軍的士氣已然達到了頂峰。

顧凡揮動手臂,白袍軍瞬間呈錐子型排開。

顧凡夾緊雙腿,控製著胯下的朱龍,帶領著白袍軍一步步往前。

馬蹄聲整齊劃一,宛如雷鳴。

黃昏,烈日逐漸從西方落下,一抹殘陽將草原照耀成血紅色。

韃靼王庭外不足十裡的一個山坡處。

一隊騎兵緩緩冒出了頭,銀白色的裝甲反射著紅色的光暈,猶如神聖而又強大的天兵。

隨之而來的,是越來越震耳欲聾的馬蹄聲。

韃靼王庭的外圍,巡邏的韃靼倚靠在草地上,昏昏欲睡,絲毫冇有對外界的警惕。

一旁拴在門柱上的戰馬,感受到地麵傳來的馬蹄聲和震動開始躁動不安起來,接連打了幾個響鼻。

將這幾名韃靼人驚醒,疑惑的睜開了眼睛。

這時,他們才聽見耳邊傳來‘噠噠噠’的響動聲,好奇的朝聲音方向看去。

黃昏的照耀下,這名韃靼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終於看清了一身鎧甲的顧凡等人。

接著就慌不擇路地往王庭內部跑去,口中還慌張的喊著“敵襲!敵襲!”

還冇等他跑進門去,一枚閃爍銀光地箭羽劃過天空,筆直的插入韃靼人的脖子,迸發出一朵鮮豔的血花。

在他栽倒在地之時,喊聲驚動的韃靼也出來檢視著情況,剛剛看見顧凡等人就立馬拔腿而逃,奔走相告起來。

被驚動的韃靼越來越多,開始有裝備精良的韃靼鐵騎出門來正麵迎戰。

顧凡通過無人把守的寨門,昂首挺胸就進入了韃靼王庭。

顧凡振臂一呼:“衝殺王庭,寸草不留!”

一馬當先,衝殺而去。

驚天動地的喊聲讓整個韃靼王庭跟著震顫起

來。

一瞬間,勢不可擋的白袍軍將整個韃靼軍陣撕碎,無數韃靼被斬於馬下。

遠處,韃靼的馬蹄聲響起。

守衛王庭的真正精銳出現在了顧凡的麵前。

“殺!”

顧凡持矛而立,衝殺向前,在殘陽的照耀下衝入韃靼軍隊之中。

“兒郎們,跟我殺!”

韃靼將領不懼反喜,揚起狼牙棒朝顧凡迎去。

本以為留守王庭,一點軍功都分不上,冇想到竟有大周軍隊膽大包天突襲王帳。

這天降的護駕之功讓他喜不自勝。

“來將何人,吾乃大汗座下大當戶...”

嗤!

話音未落,一杆亮銀色的長矛直接刺穿了他的胸膛,然後甩出,砸到一旁韃靼將領的馬下。

“大當戶?不過如此,殺!”

顧凡渾身已經被鮮血染紅,他單槍匹馬就在韃靼軍陣中鑿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大當戶死了!”

不知是哪個韃靼喊了一聲,隨後這聲音就在軍中四處響了起來,毫無鬥誌的軍隊被白袍軍打得節節敗退。

韃靼王庭,中央最豪華的王帳,一名麵容蒼老,體格肥壯的韃靼大漢躺在舒適的雪白的狼皮大椅上,懷中摟著兩個異域風情的絕美女子。

“大汗,敵襲!”

“大周的兩腳羊殺過來了!”

一名麵色蒼白的韃靼人撲通一聲跪倒在這大漢麵前,神情慌張的大喊著。

“區區兩腳羊有何好慌張的,讓大當戶去處理!”

這大漢一腳將這名韃靼士兵踹倒在地,一臉不在乎的開口。

“這兩腳羊勇猛無比,大當戶被敵將斬殺,現在已經攻入王庭,距離王帳不足五百米。”

“什麼!右賢王何在?讓右賢王前來護駕!”

大汗將懷中女子一把推開,怒瞪著地上的韃靼,而後驚慌的開口喊道。

“是!”

“是!”

韃靼士兵一聽,連連應是,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而這大汗,則是快速的穿上鐵甲,提起狼牙棒,走出帳外,然後快速的上馬往軍營中奔去。

剛出門不過百步,就聽到一陣又一陣的喊殺聲,無數韃靼男女老少正瘋狂逃竄。

頓時,韃靼大汗俺答感到一陣戰栗,大腦一片空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