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馬踏王庭

-

顧凡等人距離韃靼王帳的位置越來越近。

在韃靼節節敗退之下,已經看到了那大理石堆徹豪華的王帳。

白袍軍能將韃靼壓製的毫無還手之力,主要仰仗於地形優勢。

王庭雖也是平原地形,但兩邊營帳佇立,使得韃靼無法形成合圍之勢。

接連不斷的韃靼被己方軍陣堵住,無法寸進,前方將士看不見後方援軍,隻見前方戰友一個個倒下,慌忙之中勒馬而逃又被後方堵住,無法後退。

形成了一個天然的甕城,短短時間韃靼守軍就已死傷近萬,其中近半都是死於己方戰馬的踩踏之下。

此時,顧凡手中雙刃矛滴著血液,渾身被鮮血染紅。

他的目光看向前方不遠處的王帳,又看向後方從其他路口包圍而來的韃靼騎兵。

顧凡深知繼續酣戰於此,定然必死無疑。

想到這裡,顧凡再次捏緊了手中的長矛,眼神也是越發的堅毅,朝著前方衝殺而去。

“殺!”

“殺!”

“殺!”

顧凡一聲怒吼,身後眾將士也齊聲呐喊。

終於,顧凡等人趕在韃靼合圍前衝到了王帳的附近。

王帳附近四通八達,大大加深了韃靼合圍的難度。

但是四周的韃靼越來越多,每條路都不斷有韃靼守軍彙聚而來。

“給本汗誅殺這漢人將領,本汗要將他碎屍萬段!”

適時的,一道暴怒的聲音從王帳入口處傳來。

隻見王帳之外兩名身著金甲的韃靼將領被一批精銳圍在中央。

其中一名蒼老,一名精壯。

這聲音正是從那名蒼老的韃靼口中傳來。

顧凡順著聲音望去,隻見這韃靼大汗膘肥體壯,手中拿著一柄黑光發亮的狼牙棒。

旁邊一人則手持彎刀,眼角一道疤痕蔓延到嘴角,一看就知道是一個狠角色。

眼見四周湧上來越來越多的韃靼,此時的顧凡陷入了兩難之境。

腹背受敵,隻能殊死一搏。

“白袍軍,隨本將死戰!”

顧凡深知,韃靼大汗在此,這些韃靼將士必然不畏生死,如今之計隻有擒賊先擒王。

“殺!”

顧凡大吼一聲。

而後隻見顧凡雙腿一夾,胯下朱龍猛然狂奔起來。

直接單槍匹馬衝入萬軍叢中,直取韃靼大汗。

轉瞬間,猶如一條長龍,將韃靼大軍撕成了兩半。

顧凡手中雙刃矛本就擅長在密集包圍的軍陣中作戰,更何況藉著馬勢,倉皇迎戰的韃靼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衝殺了數十人。

這神勇無比的勢頭極大的鼓舞了身後白袍軍的士氣,一個個心中熱血湧動。

緊隨顧凡之後,發起了破釜沉舟的衝鋒。

“困獸猶鬥!父汗你且在這等著,看兒臣取其頭顱!”

俺答汗身邊的右賢王阿拉坦翻身上馬,手持彎刀,麵對顧凡主動出擊,臉上露出了殘忍的笑容。

右賢王阿拉坦是韃靼第一勇士,同時也是當代大汗俺答的次子。

此時待在王庭的原因主要是,南征大軍的統帥是俺答汗的長子。

俺答汗年齡已大,此戰是為長子積累戰功,才能在他去世後順利繼承汗位,防止左右賢王為大汗之位發起內部戰爭,所以刻意將右賢王留在了身邊。

阿拉坦本來對汗位已經冇有了期望,一些忠於他的部落也轉投了左賢王麾下。

但是顧凡的出現,讓阿拉坦再次看到了希望。

左賢王辦事不利,竟然放任大周軍隊肆虐草原,馬踏王庭,讓大汗麵對死亡的威脅。

而此時他,阿拉坦長生天選中的人在大汗危難時刻閃亮登場,成為了那束拯救韃靼大批貴族的那道光,在韃靼族群裡的地位必定上升,成為統領所有韃靼的唯一真王!

如此想著,阿拉坦嘴角一歪,配閤眼角的疤痕露出了一抹猙獰的笑容。

“兒郎們,隨本王圍攻這個漢人將軍!”

阿拉坦身材高大,體格魁梧,此刻騎在馬上一身魁梧肌肉將金甲撐的鼓鼓囊囊的。

他對著身邊的親衛招呼著,隨即縱馬衝了過去。

他雖然四肢發達,但並不是頭腦簡單,這個漢人將軍帶領這麼點人能縱橫草原一千八百裡找到王庭所在位置,絕對不會是什麼簡單貨色。

轉瞬間,阿拉坦和一眾親衛就衝到了顧凡跟前。

“猖狂小兒也想馬踏王庭,今日我就將你斬於馬下!”

阿拉坦看到顧凡一臉稚嫩,連鬍鬚都冇有,立刻放肆大笑起來,殺這種連毛都冇有長齊的孩子,在他眼中和殺雞冇有什麼區彆。

阿拉坦提起彎刀,卯足了勁砍向顧凡,打算一刀將顧凡斬落,顯示他韃靼第一勇士的神武。

顧凡眸光冷冽,目若寒霜,眼看著阿拉坦的彎刀迅速逼近。

顧凡不慌不忙,

低抬雙刃矛,二人交錯時,盪開彎刀的同時尾刃劃過一名韃靼親衛的脖頸。

(ps:雙刃矛就是首尾兩頭都開刃的矛。)

“吃我一斧!”

又一名親衛殺到,手中巨斧猛地劈向顧凡。

顧凡雙腿一夾,連人帶馬閃身躲過,單手持矛將將巨斧牢牢摁在地上,同時右手抽出鉤戟奮力劈下。

隻聽嗤地一聲,韃靼親衛屍首分離,巨大的身軀墜落馬下,激起一片塵埃。

其餘親衛雖遲但到,十餘人同時圍攻顧凡,刀刀朝要害刺來。

顧凡終於感受到了壓力,能被右賢王選為親衛,個個都是百戰精兵,配合默契。

顧凡的戰意終於也被激發出來。

左手雙刃矛,右手執鉤戟,不斷揮舞格擋。

每一擊打出都是殺招,尤其是雙刃矛首尾開刃,防不勝防。

麵對十幾人圍攻仍然牢牢占據上風,身邊不斷有韃靼屍體倒下。

又是幾個回合,交錯之際顧凡瞅準時機,雙刃矛刺入阿拉坦腹部。

左手一擰,前刃從腰間穿過,阿拉坦瞬間嚥氣,癱軟地跌落馬下。

臨死前,眼裡都帶著難以置信,想象不到為什麼他這個第一勇士和麪前地漢人小將差距為何會如此之大。

戰場上,顧凡揮刃將阿拉坦頭顱斬下彆在腰間,目光鎖定前方逃竄地俺答汗。

身邊躺著十幾具不同死法的屍體。

俺答汗一回頭,正好看到顧凡斬下阿拉坦頭顱的畫麵,當場嚇得腿腳痠軟。

“快來人,掩護本汗撤退。”

俺答汗邊跑邊喊,手中的馬鞭拚命的揮舞。

顧凡如鷹隼般的眼神死死盯著俺答,下意識就想追去。

略一思索,顧凡調轉馬頭朝著其他韃靼勳貴追去,同時口中大喊:

“右賢王已死,俺答汗逃竄,隨本將全殲韃靼!”

聲音洪亮,震徹雲霄,哪怕在混亂的戰場之上也能聽的清清楚楚。

“殺!”

白袍軍齊聲呐喊,士氣無比振奮。

相反,韃靼軍隊如喪考妣,心中再無戰意,齊齊勒馬朝大汗逃竄方向追逐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