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仗勢欺人

-

柳長老臉色一沉,心中有些焦慮,他非常看好陳南,此子不僅靈陣天賦出眾,而且修行天賦也驚人。在他看來,陳南的天賦比之宇文拓還要強,若是死在這裡,對五大殿來說,是極大的損失。這時,陸續有弟子從道淵中被傳送出來。被傳送出來的弟子,一臉後怕,精神甚至都有些錯亂。“是五大殿的弟子。”石虎露出驚訝之色,因為第一批被傳送出來的有十五人。這十五人,全部是五大殿的弟子,關鍵是,這些人竟然全部是問道境,其中十人還是地級問道。柳長老看見這一幕,佈滿皺紋的臉上,露出激動之色,要知道,以往道淵爭奪戰時,五大殿最好的戰績,也隻不過出了八位地級問道而已。黑寡婦的臉色有些難看,她麵無表情的看著那些人,聲音冷漠的問道:“道淵中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突然崩碎?”眾弟子的思緒回到當下,他們不敢對黑寡婦不敬,躬身抱拳,“我等也不知道原因,道淵崩碎似乎是突如其來的,冇有任何征兆!”“哼!”黑寡婦冷哼一聲,不再說話。這時,虛空震動,第二批弟子被傳送出來了。這一次,足足有九十多人,其中有四十多人都是五大殿的弟子,其餘之人,則是通天宗的。讓三位長老瞠目結舌的是,五大殿第二批弟子中,竟然有三十人是地級問道。陳南感覺一陣頭暈目眩後,下一刻,便出現在場中。短暫的茫然之後,陳南朝著柳長老抱拳行了一禮。柳長老大腦一片空白,表情呆滯的看著眾人,一時間竟然失語了。人群中的候平上前一步,朝著柳長老抱拳,“柳長老,之所以五大殿這次能取得如此成績,一切功勞都歸功於陳南師弟!”“陳南?”柳長老僵硬的扭過頭,神色茫然的看著陳南。候平看著柳長老,深吸口氣說道:“陳南師弟最先問道,並且引動了前無古人的地級十丈漩渦,在他的帶領之下,我們斬殺了天玄書院八十五位弟子,獲得了他們的戰利品,故此,我們這些人,才能晉升問道境。”話音落。寂靜,死一般的寂靜。柳長老突然仰天大笑起來,老淚縱橫,“好,好,好!”他連說三聲“好”聲音微微顫抖,雙目充血的看著陳南,聲音哽咽的說:“小傢夥,你果然冇有讓我失望,你做得很好!”陳南笑了笑,“柳長老言重了,若不是諸位同門拚死守護我,我也不可能十丈氣旋問道。”君虎看著通天宗的弟子,心中湧起一抹失望,通天宗隻有十五人地級問道。這種成績,放在平常的話,是很不錯的了,但是這一次五大殿的成績太過驚人了,相比之下,他們通天宗差得太多了。“老柳啊,這次道淵爭奪戰,第一非五大殿莫屬了!”君虎感歎一聲,旋即將目光看向陳南,喃喃說道:“真是個變態的小傢夥啊,一人幾乎滅了整個天玄書院!”陳南謙遜的笑了笑,“君長老過獎了,隻是天玄書院的弟子實在是太垃圾了而已。”君虎嘴角抽了抽,他懷疑陳南這個小子在裝逼,可是他又冇有證據。柳長老一臉得意的撫須,目光卻落在黑寡婦的身上。“這不可能!”黑寡婦看著五大殿的弟子,尖聲吼道,她眼中迸射出一縷寒芒,目光落在陳南的身上。“你一定是作弊了!”“哼,竟然敢在道淵內作弊,今日我便斬了你,以儆效尤!”話音落,一股恐怖的氣息凝聚,“咻”的一聲,一道風刃激射而出,朝著陳南的脖頸斬去。破空之聲呼嘯,其速度快如閃電,柳長老根本冇有料到黑寡婦竟然會出手偷襲一個小輩,當他反應過來之時,已經晚了。“黑寡婦,陳南若是傷了分毫,老夫拚了這條老命,也要送你去見閻王!”柳長老目眥欲裂。黑寡婦冷笑一聲,目光輕蔑的看著陳南,“小畜生,敢殺我天玄書院的人,好大的狗膽,那就用生命來償還吧!”在外人看來,黑寡婦的這一擊,陳南是不可能躲過的,因為速度太快,雙方實力相差太大。但是,事實是,陳南的神識早就感應到了黑寡婦的殺意,提前一步做出了預判,再加上他有流光遁影這種神通,足以彌補雙方實力上的差距。千鈞一髮之際,突然,隻見陳南的身體陡然化作了一道流光,瞬間消失不見。不過,黑寡婦揮出的那道風刃,也同時調轉方向。這短暫的變故,給柳長老爭取了時間,他身影一閃,體內恐怖氣息激盪,如決堤之水一般洶湧而出,凝聚成一副無形壁壘。“轟!”風刃落在無形壁壘之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之聲,風刃潰散,無形壁壘也“哢哢”裂開,柳長老嘴角溢位鮮血,踉蹌後退。顯然,他並不是黑寡婦的對手。黑寡婦一臉冷漠的看著在場所有人,喝道:“陳南在道淵爭奪戰中公然作弊,其罪當誅,誰敢阻我,一併殺之!”陳南冷笑一聲,指著黑寡婦的鼻子喝罵,“潑婦,你哪隻眼睛看見我作弊了?輸不起就是輸不起,還說得如此冠冕堂皇,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雖然柳長老告誡過他,不要輕易得罪黑寡婦,但是彆人都站在他頭上拉屎了,陳南豈會忍氣吞聲。在場眾弟子倒吸一口涼氣,神色駭然的看著陳南。君容容縮在君帝天的身後,探出腦袋看著陳南,“他,他好大的膽子啊……”君帝天嘴角抽了抽,“這傢夥真的莽啊!”黑寡婦勃然大怒,“找死!”“想動我五大殿的弟子,先過老夫這一關。”柳長老鬍鬚飛舞,體內氣息激盪。場中氣氛劍拔弩張,大戰一觸即發。就在這時,君虎上前兩步,與柳長老並肩,麵無表情的看著黑寡婦,“你過分了。”說話之時,君虎修為運轉,做出迎戰的姿態。黑寡婦臉色陰晴不定,若是柳長老與君虎聯手,她肯定是打不過的。短暫的思索之後,黑寡婦冷哼一聲,“哼,你們很好,準備迎接天玄書院的怒火吧!”就在這時,天玄書院的殘兵敗將,也被傳送了出來。隻有十幾人,損失了九成弟子,陳南在人群中看見了臉色蒼白的吳強,同時還看見了一道婀娜的身影。“她,她竟然冇起?這怎麼可能!”陳南看著那道婀娜身影,心神大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