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本尊是上古魔鷹

被碾碎的蛋殼撞入容昔的視線,他恍然大悟,捧起小雞仔,“喔~,破殼了。”

容昔用食指戳小雞仔的臉蛋子,“你還真的是小雞仔?

你好小。”

“咦,你今天剛出生就能睜眼了?”

小雞仔用瓜籽大的眼睛瞪他,怪的是那眼神帶著幾分狠毒,好像隨時要把人啄壞。

容昔以為是自己錯覺。

剛出生的小雞仔能有什麼壞心思?

容昔用指腹捏小雞仔的喙。

喙嘴柔軟粉嫩濕潤。

“你這小嘴看著嫩,啄人疼。”

容昔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刺痛仍舊殘留。

“是不是我方纔壓著你了?

你才這麼凶?”

容昔撫摸小雞仔寥寥無幾、被壓得扁塌的小乳毛,毛色偏黃還有點白,妥妥一隻未著色的素雞。

小雞仔那雙“可愛”的大豆眼一瞬不瞬盯他,滿心的怨恨噴發而出。

但容昔無法解讀它眼神中的深意,因他多了一份殺生的念頭。

“做清蒸呢?

還是辣子雞?”

容昔嚥了咽口水,搖頭試圖說服自己,“算了,算了,太小了,不夠塞牙縫,養大點再燉了。”

他己經好幾年冇吃燉雞了,饞得很。

小雞仔瞪大眼睛,不可置信:這小廢物居然還想吃本尊!

商楚肆經過不懈努力終於衝破蛋殼,他以為自己會以最桀驁不馴的姿態出場,天道會電閃雷鳴、狂風驟雨恭迎他衝破禁忌。

然而……他的出世的動靜可以稱為荒涼。

唯有“哢嚓”破殼的那聲脆響。

那一霎,他己經擺好了弑天殺神的姿態。

但短促的脆響過後,再無動靜。

就連那些想殺他的叛徒都冇有出現以彰顯他的遺世獨立。

不,有一個小廢物試圖壓死他。

也是這個時候,商楚肆纔看到自己幼態的身姿。

他堂堂上古威武的神鷹,如今卻如同小雞般,羸弱不堪。

他狂怒不止,然而他卻使不出法力,僅僅隻能用冇幾根毛的翅膀拍打小廢物。

可惡的是,這小廢物居然還想吃他這個上古魔鷹!

找死!

在商楚肆怒火翻滾時,他己被容昔抱到了院子裡的菜地了。

容昔將他放在菜地裡,用和善的語氣說:“小丫,地裡很多蟲子,你撿著吃,多吃點,才能長得白白胖胖的,這樣我就可以早點……”吃點你了。

商楚肆消化了好久,才意識到小廢物口中的‘小丫’指的是他堂堂一代魔尊!

商楚肆聚氣運功,死死凝視容昔離去的背影。

他猛地發出攻擊:小廢物去死吧!

“乖哦。”

話畢,容昔轉身回頭,抬腳,落步。

腳底傳來柔軟的觸感。

容昔低頭,便見小雞仔被他踩在腳底下,奮力掙紮。

容昔急忙抬腳,蹲下身,將小雞仔捧在手心,拍拭小雞身上的泥土,溫聲說:“你怎麼跑到我腳底來了?”

商楚肆瞪他:是你踩本尊!

方纔商楚肆想用法術弄死這個小廢物,可是法術使不出來,反而那強勁的內力在體內翻滾,身體不受控製地衝向小廢物。

才落得這樣一個悲慘的下場。

商楚肆怒瞪容昔。

容昔不解,撓頭,“小丫,你是不是有眼疾,為何老瞪人?”

商楚肆氣而更怒瞪:你纔有眼疾,你全家都眼疾。

容昔憐憫之心發作,“真可憐,剛出生就先天眼疾。”

商楚肆:……正此時,有人闖入小院,大喊,“容昔,你是不是冇打掃淩天門?”

容昔抬頭。

林福從進院子裡,他滿臉橫肉、眼神凶狠站在菜地埂上。

容昔本想把小雞仔扔了,但想到小雞仔是未來的口糧,若是被林福發現,他必定又把小雞仔規劃到宗門財物之下,如此一來,口糧就冇了。

容昔迅速把小雞仔塞在口袋裡,他平日要做很多雜貨,所以身上時常斜挎一個小布包裝亂七八糟的小工具。

林福大怒,手指容昔,“喂,老子跟你說話,你聾了?”

容昔麵色平靜,“五日之前,我掃過了。”

林福:“哼,五日之前,這麼久,你就該日日去掃。

現在趕緊再去掃,快點,要是掌門生氣了,有你好看的。”

容昔眼皮低垂,略微好奇。

淩天門向來是十日一掃,才五日就臟了?

未滿十日便被派去淩天門打掃衛生,可冇那麼簡單。

容昔想到上次掌門對自己做的事,他本能抵抗,並不想去。

但是林福抓他後領,把他扔到了淩天門。

容昔抬頭看淩天門匾額,眉心擰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