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我信得過你

-

顏寧英見到這一幕,也忍不住猛地站起,震驚的看著林望。

很顯然,顏寧英和顏忠白都冇想到,顏君昊的人居然敢在顏家祠堂動手。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林望出現在祠堂就已經算是個意外了,而他不是顏家的人,所以也不會被顏家的規矩所束縛。

“顏君昊!我看你今天是鐵了心要違背顏家祖訓!”顏寧英指著顏君昊罵道。

顏君昊攤了攤手:“與我何乾,又不是我讓他動手的。”

林望聽到這話,也忍不住笑出了聲。

不過,林望可不覺得他們的所作所為很過分,相比當初顏忠白想要顏君昊的命,這點手段還算不得什麼。

“忠白,你怎麼樣?”顏寧英試圖將顏忠白攙扶起來。

顏忠白表情痛苦,捂著脖子,那種痛感就像是被螞蟻咬了一般,但痛感卻持續存在,讓他格外痛苦。

“混蛋!”顏忠白也忍不住指著林望罵了起來。

林望譏笑一聲:“怎麼?還是不肯交出鑰匙嗎?”

顏忠白正要回答,但顏寧英卻不斷對顏忠白使眼色,看眼神,似乎是打算讓顏忠白先忍氣吞聲。

“鑰匙不在我們身上!誰他娘冇事乾,會將鑰匙隨身攜帶?”顏忠白罵道。

林望似笑非笑的點了點頭,隨後又將目光看向了顏君昊。

顏君昊眯著眼睛,隨後襬了擺手,在其身後,立刻有顏家的下人走出,下人手裡捧著好幾份檔案,並且將檔案拿到了顏忠白和顏寧英的麵前。

“鑰匙不在身上沒關係,把這些檔案的字簽了,鑰匙我會派人到你們東院去取,什麼時候鑰匙拿到手了,你們什麼時候離開。”顏君昊的語氣不冷不淡。

聽到這話,顏忠白和顏寧英的臉色猛地一變,顏寧英率先拿起桌上的一份檔案看了起來,可纔看了冇一會兒,一張臉就瞬間鐵青。

隨後,她又將手裡的檔案放下,拿起了另外一份檔案,而這次看了幾眼之後,一張臉更是陰晴不定,甚至還用死魚眼狠狠的將顏君昊給盯著。

要知道,在這次祠堂家族會議之前,顏君昊在他們眼裡都是出了名的軟蛋,結果這一次,居然一上來就先穩住了南北兩院的人,甚至還將四方亭的鑰匙拿出來給了南北兩院的人。

現在,這些檔案,就是要讓他們東院大出血,隻要他們簽字,從今往後,東院手裡握著的勢力就會越來越小。

因為顏家的生意是分層的,顏君昊作為顏家的家主,手中自然握著顏家各個生意的大部分股份,其次便是東院,再是西院和南北兩院。

而現在,顏君昊就是想要將東院的生意分割出來,給西南北三院的人各自瓜分一點。

如果真的簽了字,那以後東院的地位就大不如剩下三院了,要知道,之前的顏家,東院可是四院裡地位最高的。

“顏君昊,你彆太過分了!”顏忠白指著顏君昊罵道!

“你冇得選擇。”顏君昊攤手,很狂妄的說道:“我就是過分。”

“可是,難道你們東院對我就不過分吧?”

“我告訴你們,我已經很仁慈了,如果我用你們對我用的手段對你們,你們現在已經冇命了。”

顏君昊聳了聳肩:“想想顏忠青是怎麼死的!”

顏忠白還想說什麼,卻被顏寧英狠狠抓住肩膀。

顏寧英對著顏忠白搖了搖頭,顏忠白這才閉上了嘴巴。

顏寧英說道:“顏君昊,這樣吧,你這些檔案我們可以簽字,東院的生意讓出來一部分給大家,我們冇有意見。”

“畢竟大家都是一家人,生意在誰手裡都一樣,至少冇落到外人的手中。”

“但是,四方亭的鑰匙我們不會交···”

顏寧英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顏君昊打斷:“必須交!”

“交出鑰匙是最基本的,而且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們,我願意給東院機會,如果以後東院表現好,鑰匙原物歸還。”

顏寧英頓時無言以對。

顏君昊這擺明瞭是在給他們畫餅,可偏偏他們卻無可奈何。

這次顏君昊身邊帶了個高手,而因為是在祠堂,顏忠白和顏寧英都冇有帶人,如果顏君昊再狠一點,完全可以殺了他們。

這個蠢貨還是太仁慈!

“把鑰匙給他。”顏寧英的目光看向顏忠白。

“大姐···”顏忠白眼神裡還充滿了不情願!

“我讓你給他!”顏寧英加重了語氣分貝。

聽到這話,顏忠白冇再說話,隨後從身上拿出一把古銅色的鑰匙,直接就朝著顏君昊丟去。

而顏寧英則是拿起檔案夾邊上的筆,開始在檔案上簽字,那叫一個乾脆。

而見到顏寧英如此態度,剩下三院的人都忍不住挑眉。

在東院,顏寧英纔是真正能說得上話的人,連顏忠白都要聽他的話。

但顏寧英這麼乾脆的認慫,顯然是在醞釀大事。

顏君昊接過顏忠白丟來的鑰匙,嘴角勾起了一絲弧度,而見到顏寧英簽字,顏君昊更是笑容滿麵。

這樣的局勢之下,顏寧英不得不屈服。

“行了!拿去!”顏寧英將檔案重重拍在桌上。

顏君昊笑道:“好。”

“顏君昊,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吧?”顏忠白捂著脖子從地上站起來。

顏君昊攤了攤手:“今天的會議到此結束,你們自然可以離開了。”

“哦對了,守良叔,這把鑰匙放你那兒吧。”顏君昊又將顏忠白給他的鑰匙丟給了顏守良。

顏守良表情一怔,滿臉難以置信。

南北兩院的人也愣住了。

就連趙今穎都忍不住挑了挑眉頭。

“君昊,我們三院的人各有一把鑰匙了,這把鑰匙,按道理來說該由你保管···”顏守良說道。

顏君昊笑著搖頭:“我不看重四方亭的鑰匙,再有,顏家人應該都是一致對外的,大家冇必要互相提防著。”

“母親死後,是守良叔替我母親辦的喪事,我信得過你。”顏君昊笑著答道。

顏守良怔了一怔,隨後點了點頭,將鑰匙收下。

而見到這一幕,驗收白和顏寧英的眼神裡都閃過一抹陰霾。

南北兩院的人則是沉了一口氣,麵色古怪。

“有意思。”趙今穎忍不住笑了笑,看著顏君昊的眼神充滿了讚賞。

顯然,顏君昊今天的表現讓她都有些喜出望外。

這位顏家新上任的家主,確實有能力勝任家主之位!

“走!”顏寧英瞪了顏忠白一眼,兩人轉身離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