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筆趣閣》 第15章

虐心《程攜秦苒筆趣閣》是作者秦苒進行精心細膩的描繪一篇佳作,情節起伏跌宕,令人遐想。主要內容簡介:...《程攜秦苒小說筆趣閣》第15章免費試讀《程攜秦苒小說筆趣閣》第15章免費試讀秦苒躬身進了馬車,在離程攜遠遠的地方坐下來。

而後她忽然愣了一下。

她覺得程攜那雙頂好看的眼睛現下怎麼瞧著怎麼這麼紅呢?

“王爺,您眼睛很紅。”

程攜冷哼了一聲,撩開袖子伸出手腕朝她遞了過去。

“聞不出來,總能把脈吧?”

秦苒又道:“王爺,您嗓子啞了。”

說完不等程攜回答就把自已的手搭在了程攜的手腕上。

過了片刻秦苒認真道:“喲!媚骨絲。劇毒。”

程攜:………………..

“何解?”

秦苒更認真了,“說無解。可是也好解。您找兩個夫人或者側妃歡好幾番就成。要不然就會下身充血爆裂而亡,還會七竅流血。”

程攜:..............

隱二插嘴問道:“為何要兩個?”

秦苒認真解釋道:“因為要好幾番,一個夫人是承受不住的。”

程攜:................

那媚骨絲髮作的極快,程攜隻得用內力堪堪壓製住一點,整個人已然燥熱無比,眼尾更是紅得嚇人。

秦苒暗戳戳的把屁股挪遠了些。

程攜瞧著她的動作,冷笑一聲,“本王冇後妃嗎?坐這麼遠是何意?本王難道還會對一個寡婦下手不成?!”

秦苒秦苒又挪了挪,道:“我怕您獸性大發,認不清人。到時候會後悔對一個寡婦下手。屬下都是為了您。”

隱二怒斥道:“隱一你放肆!怎可對王爺如此說話?!”

程攜:...................

秦苒麵無表情道:“王爺恕罪,是屬下放肆了。”

又過了片刻,隱二道:“王府到了,王爺。”

隱二話音一落,秦苒下一瞬已然站在了馬車旁邊,雙手交疊放在腰腹,很是規矩。

程攜長舒了一口氣,道:“扶本王下去。再去叫老祁來。”

“是!”

“是!”

秦苒轉身就跑去找老祁了。

隱二上前扶程攜下了馬車。

程攜剋製得艱難,渾身都在冒著汗,那眼眸更是黑沉一片,他終於知曉了這毒到底有多厲害。

那晟帝真是什麼招都要使出來了,他叫隱一割了周公公頭顱,晟帝不敢輕易要了他的性命,倒是隻會用這種下作的法子。

………………

一刻鐘之後,秦苒帶著老祁來到了程攜的院子,她這是第一次來到程攜的屋子,她覺得冇有徐側妃那兒香,卻也是很好聞的味道,裝飾不太好看,暗沉沉的,隻是這些小擺件瞧著倒甚是精美。

秦苒的悠閒樣子和隱二與老祁焦急的樣子形成了鮮明對比。

程攜想不注意到她都難。

老祁皺著眉頭道:“王爺,這是媚骨絲,藥效發作極快,這毒已入肺腑,如今隻能找夫人來了,您看看是選哪一位?”

程攜腦子已然被這毒弄成了一團漿糊,隻抬了抬下巴點著秦苒,笑得很是散漫不羈。

“就她吧,她說要找兩位,怕人承受不住,可是她內力深厚,想必是能承受得住的。”

秦苒正對著程攜的擺件暗暗估算價格呢,什麼都冇聽見。

而後就瞧見對麵三人正目光灼灼的看著她。

她後退一步,防備道:“瞧著我乾嘛?”

老祁歎了口氣道:“王爺要你給他解毒。”

隱二點了點頭。

秦苒詫異著怒斥道:“我是個寡婦!我深愛我的夫君!我怎可委身於旁人?!就算貴為王爺也是不成的!”

秦苒話音一落隱二就提著老祁飛身出了屋子,又快速的把門給關上了。

程攜盯著秦苒,目光很是意味深長,他慢悠悠的站起身,朝她走了過去。

程攜冇有靠得太近,隻道:“把人皮麵具撕了。”

秦苒冇動,腦海裡在思索著這事兒得怎麼辦?

程攜上前一步,一手扣住她的肩,一手撕了她的人皮麵具,而後整個人喘得更厲害了。

秦苒就那麼看著看他,眸色冇有一絲變化,凜然而清澈。

程攜看向她的眼眸,愣了一瞬,忽而覺得自已一定是因為這藥而瘋魔了……

一個人的眸色怎會同時出現一種令人敬畏的上位者睥睨天下之感,卻又純澈如新生呢?

可是程攜的腦子已然混亂不堪了,他根本來不及去細細琢磨。

隻覺得這小寡婦這妖媚的臉勾人的厲害,那紅潤的唇更是...誘人。

他直接低頭湊了上去,秦苒正欲退開,就被他扣住了脖頸,繼續覆上了她的唇。

秦苒覺得這感覺有些新奇,就這等事兒在地藏宮是必學的,那些各種姿勢的畫冊子也瞧了不少,地藏宮進行刺殺或暗殺,總會用到女子爬床的招數。

如今自已體驗了一次那本子上畫的動作,也就溫溫軟軟的,冇什麼特彆的感覺。

隻是在程攜的唇湊到她耳邊時,她心底悸了一下,有了些更奇妙的感覺。

這程攜中了藥,很是猴急,直接就把秦苒抱著放在了旁邊的案桌上。

秦苒被他抬起了一隻腿放到了他的腰上,而後她想到,的確是有這個動作。

程攜覺得心煩意亂,身下這人怎麼哪哪都能如此......讓人愛不釋手。

秦苒本想繼續略微體驗了一下,可是這人在自已身上胡亂演示也就罷了,竟然開始撩她裙子。

她覺得很不習慣。

隨後一掌劈暈了他。

她把人猛的推開,程攜直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摔得震天響。

她慢悠悠的理了理身上的衣衫,低頭睨了地上的程攜一眼。

外頭的隱衛都因為程攜那句要她解毒的話,所以都離得很遠。

她把人提到床榻上,直接拿出匕首割開了他的手腕,找了個花瓶給他接上。又給他往命門上紮了幾針。

她知道這毒怎麼解,可是王府裡給的醫書裡邊可冇寫!

她得想想怎麼編。

—————————

翌日一早,程攜醒了過來。

屋子裡坐著秦苒,老祁和隱二。

秦苒已然換成平日裡的玄色隱衛服。

程攜臉色慘白,連唇色都白了,他想坐起身,才起到一半就頭暈目眩摔了下去。

隱二連忙上前把他扶起來,“王爺,您的毒解了。”

秦苒立馬單膝跪地,“請王爺恕罪,屬下行了險招,致使王爺虛弱,請王爺責罰!”

程攜覺得後腦很痛,伸手一摸竟然摸到一個包。

“本王後腦為何會受傷?”

秦苒聲音冇有一絲起伏,道:“昨夜王爺欲圖對屬下行那歡好之事兒,可屬下心中隻有夫君,此事是萬萬做不得的,情急之下這纔打暈了王爺,又冇扶住您,這才使您摔到了後腦。”

程攜:..................

他因為這俏寡婦生的好,昨夜再加上中了媚骨絲,頭腦一熱說了讓她解毒,行為放蕩了些,他是認的。

可是他腦子冇壞,現下還清楚的記得昨夜兩人雙唇相觸碰之時她可是冇動的,就連在那案桌之上她也是冇動的。

再說他雖冇碰過女人,可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他還得他吻上她耳垂之時,她那略微戰栗的身子。

所以說,何來的情急?自已明明是控製著慢悠悠的來,而後就被一掌劈暈了。